象州网

客服热线0772-4360008

商务热线: 18978212929

象州网 网站客服

开启左侧

[工作生活] 第三种情3

[复制链接]
查看 : 1031 | 回复 : 0
金蟒 发表于 2007-9-30 22:01: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

"现在楼上那个人提出要见律师,如果调别的律师的话,起码还要等二十分钟,但是那个人情绪很激动,随时可能采取过激行为,所以我们急需有位律师上去和他谈一谈。"他低着头盯着我,诚恳地问:"你是我知道的离这里最近的律师,你可以去吗?"


  这可真是将了我的军,我抬头看看那栋楼,大概在三十层高,人在上面,就只剩下一个小黑点,光是看着都让我发晕。我问他:"可以在电话里谈吗?"


  他摇头:"不可能,见面才有诚意。"


  我又看了看那楼顶,实在是没有勇气,只好不好意思地说:"我有点恐高,我怕我上去会说不好。"


  他暗忖了几秒,问:"能不能克服一下?旁边还有很多人,不是只有你一个。"


  我看着他,羞愧地摇摇头:"我怕自己一紧张,反而会误事。"


  "那就算了吧,谢谢你。"他有点失望,转身走了回去,对助手说:"你再催催陈律师。"助手回答说:"已经在路上了,还要一刻钟。"

我和邹月站在那边,一时不知是否该悄悄离开。


  这时,听见公安的步话机里传出焦急的声音:"律师来了没有?律师来了没有?他很激动,已经站在屋顶边上了!"


  下面的领导对着步话机回话:"再等一下,就快到了。"然后对旁边的人说:"让消防队做好接人的准备!"


  一个站在我们旁边的人悄悄地说:"有什么好接的,那么高摔下来,气囊有屁用,早就成肉饼了。"

我看看林启正,他半坐在一张桌子上,微皱着眉头,手里的手机又在不停的打开、关上。看样子这是他焦虑时的习惯动作。


  邹月在我旁边问:"姐,你认不认识住在这附近的律师啊?"


  我仔细想了想,对她摇摇头


  突然,楼下的人发出惊叫,大家都向楼顶望去,只见那个人似乎在楼的边缘来回地走动,还把一些砖瓦扔了下来,隐约听见他在歇斯底里地大叫:"我要见律师!我要打官司!我要见律师!我要打官司!"


  只听见步话机里的人在大声说:"他情绪很激动,我们无法靠近他,无法靠近他!"


  "尽量拖延,转移他的注意力。"


  我心一横,把手里的菜交给小月,走到林启正面前说:"我上去试试。如果到了楼顶,我可以坚持住,我就跟他谈。"


  林启正立刻站起来,说:"好!我陪你上去!"


  周围有几个人马上表示反对:"林总,你还是不用上去了吧,就在下面坐镇指挥。上面危险!"


  他对那些人摆摆手,转头对我说:"跟我来!"


  我随着他穿过砖石和黄土堆,上了一部施工电梯。施工电梯就架在几根钢架中间,四面都是用锈迹斑斑的铁丝网勉强拦住。电梯启动时,猛地一震,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我吓得赶紧抓住旁边的铁架。


  林启正望着我说:"别紧张,很安全。"


  我点点头。看着地面渐渐远离,我的心开始紧缩,手心在不停地出汗,根本说不出话来。


  到了楼顶,电梯又以极大的声响猛地停住。我忍不住叫了一声。


  这时,林启轻轻拍拍我的肩说,"别往下看,跟我走。"说完先出了电梯,我也只好战战兢兢地跟着他下了电梯,没走两步,一个公安迎了上来,急促地问:"林总,这是律师吗?"


  我紧张地答不出话来,林启正在旁边回答:"是的。"


  "快上快上,我们已经控制不住了!"他催促道。


  林启正低头问我:"怎么样,你可以吗?"


  我镇定了一下情绪,问:"人……人……在哪里?"


  公安用步话机向上指了指:"在楼顶上,跟我来。"


  我们跟着他穿过整个楼面,突然发现,要上到楼顶的话,还得沿着一个木板桥爬上去,而那个木板桥几乎完全悬在半空中。


  我不敢走了,僵在了那里。林启正一直站在我旁边,他没有说什么,似乎在等我做决定。


  公安走了两步,见我们没跟上来,又返身走了回来:"怎么啦?上去就到了,快点快点。"


  我还是不敢走。公安拉住我的手,用力地把我往上拽,一边拽一边说:"胆子这么小,怎么当律师?!你这是去救命呢,还不快点!"


  我就这么被他生生拽上了楼顶,然后看见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正在楼顶的边缘来回走动和叫骂,有十几个公安和民工模样的人站在离他约20米的地方,不停地劝他,而他只是大声说:"除了律师谁都不准过来!我要见律师,你们不让我见律师,是剥夺我的人权,是要逼死我。我的律师怎么还没来?"


  公安大声对那个年轻人说:"别急别急,小刘,你的律师来了!"然后低声对我说:"你只要想办法把他引到中间一点的地方,我们就可以采取行动,把他控制住。"


  所有的人都回头看着我,楼房刚刚封顶,四周毫无遮挡,也看不到任何建筑物,风吹得人摇摇晃晃,仿佛浮在半空中。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脑中一片空白,脚下像是踩着棉花,完全落不到实地。


  但是事已至此,我知道没有退路了,只好深吸一口气,高一脚浅一脚向那个年轻人走去。


  走到离她大约十米远的地方,我停下来。"你好,我叫邹雨,我是律师。"我的声音颤抖着,但我努力自己看上去镇定自若。


  年轻人看着我,一副不相信的表情:"你骗我,你这么年轻一个女的,怎么是律师?"


  我想从包里翻出律师证来给他,可是手抖得太厉害,我竟打不开包的拉链。这时,突然从我身后伸出一只手,接过我的包,打开了拉链。我返头一看,是林启正。看到他,我的心里稍稍安定了一些,把手伸进包里,拿出了律师证。


  "那个男的,别过来!"年轻人突然叫道。林启正退了下去。


  我把律师证举起来,年轻人说:"你送过来,我要看是不是真的!"


  我往他身边走了几步,远远地把证递给他,希望能引他走近一些。


  "你送过来。"他不上我的当。


  我又往前走了两小步,勉强把证递到了他手里。他拿过证,仔细看了看。


  我站的地方离楼的边缘不足两米,甚至能看见楼下桔红色的气囊。我感到自己几乎喘不过气来,呼吸急促而无力。


  "邹律师,你要帮我打赢这场官司啊?"年轻人终于相信了我。


  "我还不清楚你的情况,你能和我说一说吗?我一定会帮你!"我尽量保持着冷静。


  他开始语无伦次地说自己的经历,我其实根本没听清他说什么,我有大脑有一大半在恐惧中失效了。但我盯着他的眼睛,好像我听懂了他的每一句话。等他说到差不多的时候,我打断了他,我说:"你的案子很有希望,第一,你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是在工作中受伤的,第二,你的伤情已构成残疾,这也有医院的证明,但是你现在缺的就是工伤鉴定,如果没有工伤鉴定,就不好计算赔偿数额。"


  "我没有钱做工伤鉴定!我一分钱也没有了!"年轻人悲伤地说。


  "没关系,钱不多,我可以借给你,我可以免费帮你打官司。"我安慰他。


  "包工头不会给我赔钱,他说不管我告到哪里,都没用。"他开始哭泣,但他的愤怒在消退。


  我斩钉截铁地回答:"不可能,如果法院判了多少钱,他就得拿多少钱,不然法院可以强制执行。"


  年轻人的布满泪水的脸上现出希望。我继续说:"小刘,听姐姐一句话。人活着才有希望,如果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这话虽然老套,但是管用。他的哭泣声微弱下来。


  我向他伸出手,他犹豫了一下,向我走了过来,刚走过来两步,后面的人就蜂拥而上,马上把他走了。


  此时,我残余的勇气完全崩溃,腿一软,蹲坐在地上。


  有一个人走到了我身边,我看见了蓝色牛仔裤,我知道是他,他把手伸向我,对我说:"你干得不错,走吧!"


  我抬起头,他高高地站着,俯身看着我,阳光从他的身后射下来,很耀眼,我看不清他的脸,我带着哭腔对他说:"我害怕,我不敢走。"


  他蹲了下来,脸上的表情很温柔,他轻轻握住我的手,说:"邹雨,没关系,你哪里都不要看,你就看着我,跟我走。"


  他的手一用力,我跟着他站了起来。他就那样一手拿着我的包,一手牵着我,向楼下走去。他走得很慢,走两步就会回头看我一眼,我乖乖地看着他的背,紧紧地抓着他的手,一步一步走下了那个楼顶。把我带上电梯后,他回过身面对我,手一直没有松开。因为人很多,我们隔得很近,我的眼睛正好看见他T恤胸口上的商标,一串Z开头的字母,然后我再次闻见他身上淡淡的香味,树林里的味道。


  电梯开始启动,咣当当地响着往下一沉。我又禁不住大叫一声。林启正轻轻地笑了起来,低头对我说:"把眼泪擦一下吧。"


  我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满脸都是泪水,赶紧抬手把脸抹干净。


  "咚"地一下,电梯重重砸在了一楼地面。我们俩几乎同时松开了手,他把包递给我,说:"你的指甲该剪了。"我低头看他的手,修长的手上面有几个明显的掐痕,我太用力了。


  我走出电梯,终于踏上了实地。


  邹月迎上来,站在我面前。林启正在我身后说:"我派车送你们回去。"


  我忙转身说:"不用,就在前面,拐弯就到了,不用送。"


  当我面对他时,我发现他又变回了威严的样子,他点点头说:"好吧,今天辛苦你了,邹律师。"然后转身离开。


  我和邹月向工地外走去,林的助手追上来,递给我一个信封。我疑惑地看着他,他笑着说:"误餐费,林总交待的。"


  我连忙推辞,但他坚持放在我手里,并解释:"今天每个来处理事故的人都有,你更应该有,邹律师。"我只好接受了。


  走到工地门口,突然后面响起喇叭声,我们回头避让,身后一长串车陆续开了出来,林启正的车在第三部,只见他关着车窗,戴着墨镜,面无表情地经过我们身边。


回家的路上,邹月拎着菜,一直冲在前面。


  我余悸未惊,实在是赶不上她。等我进了家门,她已经冲进房间关上了门。


  我隐隐知道她发火的原因,不外乎是因为姓林的。真是何苦?


  但是中午的午宴看样子是不可能了。我打电话给邹天,他正在来的路上,我让他把朋友带到外面去吃。邹天很失望,问为什么,我简单地回答了一句:"小月又在发神经了。"邹天立马明白,答应着挂断了电话。


  我刚把电话放好,邹月"呯"地把门打开,用尖利的嗓门对我叫道:"谁发神经?谁发神经?"


  我懒得理她,起身向房里走去。她跟在我后面,继续追问:"邹雨,你和林总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回头,用很轻蔑的口吻对她说:"什么关系?爱人关系!怎么样?"


  她快疯了,拿起手边的一个相架就准备扔过来,我用手指着她,严厉地说:"你扔一个试试看?!"


  她被我吼住了,手僵在半空中,眼泪开始奔涌而出。看到她的样子,我又有些不忍:"邹月,你怎么还是想不开呢?林启正他是什么人,如果你欣赏他,你就远远地欣赏,不就结了,何苦自己折磨自己,做些不可能的梦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