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州网

客服热线0772-4360008

商务热线: 18978212929

象州网 网站客服

开启左侧

[工作生活] 第三种情3

[复制链接]
查看 : 1076 | 回复 : 0
金蟒 发表于 2007-9-30 22:0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

"你为什么认识他?"她还在坚持这个问题。


  "说实话,为了你,我去见过他,所以才会认识他。"


  "你和他说什么了?你让他把我调走?"


  "不,何止是调走,我希望他辞退你!"


  "你为什么这么干?"


  "那我应该怎么干,请他娶你?请他爱上你?"我不由提高了声调。"你知道林启正怎么对我说的,他说他从来没有给过你任何回应或鼓励,那意思就是说,你完全是自作多情!"


  看得出,我的话让邹月很难受,她急促的呼吸声清晰可闻,我并不想这样伤害她,但也许只能"恶疾下猛药"。


  她转身向房间走去,走了两步,突然回过头来质问我:"你和他不熟,那他为什么牵你的手,帮你拿包,还那样……那样看着你笑?"


  我愣住了,被她看见了?但我马上回过神来,大声反驳道:"我恐高,我不敢走,他牵一下手有什么关系?我帮了他这么大的忙,他帮我拿一下包有什么关系?你简直是神经过敏!"我有意忽略了笑的问题。


  我的气势压倒了她,虽然她有些不服,但还是转身回房去了。


  我全身乏力,把自己扔在床上,不一会儿,竟沉沉睡去。

(十三)


  第二天,周日,我一早就搭车到师大上课。


  下午讲的是审计法,太多数字,完全不知所云,抢过同学的电脑打游戏。


  突然,放在桌上的手机发出悦耳的铃声,马上惊醒了几位同学的瞌睡,引来老师仇恨的目光。糟了,我忘了调到震动档。我赶忙把手机挂断,先让这音乐停下来,一翻未接来电,居然是林启正。我正准备给他发条短信,他的电话又进来了。我只好接通电话,把头钻到桌子下,尽量压低声音说:"喂。"


  "是我,林启正。"


  "我知道,林总,有事吗?"


  "你还在睡觉?"


  "没有,我在师大上课。"


  "上课?什么课?"


  "法学硕士。"


  "那下课后见个面吧,我来接你,你在哪里上课?"


  "对不起,我晚上已经约了同学和老师一起吃饭。"我说的是实话,晚上确实有饭局。


  "我来接你,到时再说。"他完全不理会我的推辞,把电话挂了。


  我直起腰来,趴在课桌上想来想去,又记起昨天小月忌恨的眼神,我决定还是不要和他见面的好,走得太近没什么好处。我发了条短信给他:"林总,确实不好意思,今天晚上我约好了几个同学和老师,事关我能否毕业,我必须参加。改天有机会再见面吧。"


  短信发过去后,没有回应,又发了一次,还是没有回应。我想他恐怕是生气了,副总裁约见面,还会碰壁,确实会让人恼火。


  下课后,我和同学陆陆续续走出教学楼,我和几个约着一道去吃饭的同学走得靠后,大家边走边议论着去哪吃,还没拐出教学楼门口,就听见前面的同学在怪叫:


  "这是谁的车啊,真牛,教学区都能进来!"


  "宝马!66666!"


  "校长的车吧?"


  天啊!宝马?66666?这不是那个姓林的嘛!


  我赶忙往外一窜,果真是林启正的车摆在教学楼的正门口,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他坐在车里。


  我赶忙走过去,驾驶座旁边的车窗降了下来,他带着墨镜,看似面无表情。我很抱歉地说:"林总,您怎么过来了?"


  "嗯。"他简单地应了一声。


  "可是我这边约好了别人,实在不好意思。"


  他没有说话,虽然隔着墨镜,但我仍感到他的不满。这样僵持了几秒种,我投降了,毕竟他已经到了这里。


  我只好转过身去,和那几个同学赔不是。同学们都用暧昧的眼神看着我,一个男同学开玩笑说:"邹雨,你可真是重色轻友啊。"另一个女同学马上在旁边说:"如果有男人开着宝马来接我,我也不会和你们吃饭。"


  我尴尬地笑着,回到车旁,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林启正发动车,向校门口驶去。只听见同学在车旁发出口哨声。


  "我们去哪里?"我问。


  "我还欠你一顿饭,今天晚上有时间。"他简短地回答。


  我看看车后,奇怪地问:"那两台车呢?"


  "我放了他们的假。"


  车行到校门口,突然站出一些人,把车拦住了。一个领导模样的人笑眯眯地走到车旁,弯下腰对他打招呼:"林总,不好意思,没有来迎接您,我刚刚才知道您过来了。"


  林启正也没有下车的意思,端坐在车上说:"没关系,我就是接一个朋友。"


  "那您既然来了,就在这里吃餐便饭吧?"


  "不了,我还有事,改天吧。"


  "好!好!好!那说好了,下次您一定赏光!"


  林启正点头称好。那行人这才闪开。车子开出了校门。


  "是谁啊?"我回头望望那群人。


  "师大的校长,你不认识吗?"


  "我哪有机会和他认识啊?"


  "如果想认识,我可以介绍。"


  "算了吧。"我摆摆手,可是,堂堂的师大校长对他如此毕恭毕敬,真让人奇怪,我又问:"师大是不是欠你的钱?"


  "没有,反过来,是我欠师大的钱。"他回答。


  "啊?"我更奇怪了。


  "我们答应捐个新的图书馆给师大,不过还没最终敲定。"他轻描淡写的说。


  原来如此。他接着说:"所以,今天你和我去吃饭,对你能否毕业也可以起决定性作用。"


  "那当然。"我点头:"或者我还可以要求直升博士。"


  他扯着嘴角笑了一下,没有接话。

车子开进一个高档住宅区后停了下来。他熄了火,摘下墨镜,对我说:"到了。"


  我跟着他下车,环顾四周,没看见有什么饭馆的招牌。难不成--他打什么歪脑筋,把我带到家里来了?他往电梯间走去,我犹犹疑疑跟在后面,设想着如果他把我带进房间,我是转身就跑,还是严词拒绝,或者装聋作哑……


  电梯上行到25楼,停了下来,而我的考虑还没得出最好的方案。他走到2504的门口,按响了门铃。


  门马上打开了,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露出脸来,很热情地招呼:"林总,里面请。"他点点头,走了进去。


  我跟着他走进房间。发现原来里面是一个小型的家庭餐馆。房间不大,但是布置得干净雅致,客厅里摆了两张桌子,已经坐了两对年轻男女,而且他们都认识林启正,起身向他打招呼。


  姑娘把我们领进了最里面的一个小房间,房间里摆放着胡桃木色的餐桌和餐椅,布置着许多绿色植物,旁边的落地窗,能清楚地看见夕阳下的街景和江对面蜿蜒的山脉。我发出轻轻的感叹:"真美!"


  俩人坐下后,姑娘问:"林总,还是一杯冰水吗?"


  林启正点头称是。姑娘又问我:"那您呢?"


  "我来杯茶就好了。"


  "您要什么茶?红茶、绿茶、乌龙茶还是普洱茶?"


  "绿茶。"


  "您要什么绿茶?龙井、毛峰、碧罗春、毛尖、云雾、雨花?"


  "龙井吧。"我随口答了一个。


  "那您是要明前龙井、雨前龙井、三春龙井还是回春龙井?"


  我快晕了,瞪眼看着那个姑娘,郑重其事地说:"麻烦你找到离杯子最近的那个茶叶筒,随便扔几片进去就可以了。"


  姑娘也看着我,不知该如何是好,林启正在旁边解围:"就喝明前吧。"姑娘这才退了下去。


  "什么是明前?"我问。


  "明前就是清明前的龙井茶,应该算是特级吧。"


  "这里也太讲究了。"我抱怨。


  "你上次说要找城里最贵的餐厅,这里应该算是。贵就有贵的排场啊!"


  "这种地方,没有熟人带,谁能找得到?"


  "这里只接受预约,往来的都是那些熟客。"


  "非富即贵?"我接口说。


  "可以这样讲。"他很坦率地承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