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州网

客服热线0772-4360008

商务热线: 18978212929

象州网 网站客服

开启左侧

[工作生活] 第三种情3

[复制链接]
查看 : 1017 | 回复 : 2
金蟒 发表于 2007-9-30 22: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

这时传来敲门声,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推门走了进来,熟络地和他攀谈起来:"林总,有段时间没来啦,是不是很忙啊?"


  "对,最近事情比较多。"


  "前几天,我们来了上好的安格斯牛肉,我打电话给你的助手,他说你出国去了。"


  "没有,是到香港去了几天。"--香港?和女朋友见面?我在旁暗想。


  "今天吃什么?西餐还是中餐?"


  "今天邹小姐是主角,你还是征求她的意见吧?"那个男人马上将脸转向我。


  我赶忙摆手:"别问我,林总,你决定就好了。"我生怕自己听不懂,又出糗。


  林启正解释说:"不会让你再做选择题,你只决定是中餐还是西餐就可以了。什么菜式都是由厨师决定的。"


  听他这样说,我才敢回答:"那就中餐好了。"


  那男人问:"小姐是喜欢口味轻淡一点,还是重一点呢。"


  "重一点吧。"


  "有没有什么忌口的菜呢?"


  "没有"


  "好的,请稍等。"男人退了下去。这时,姑娘也将冰水和茶送到了我们面前。

房间里突然变得很安静,我啜着茶,他也在喝水。我偷眼看他,今天是白色的T恤和藏蓝色的棉质长裤,就像是个普通的英俊的公司白领,只是眉宇间多了一点沉稳。

他今天约我出来干什么呢?真的是为了请我吃顿饭?他为什么要请我吃饭呢?不是已经有这么久没有过联络了吗?我心里总在想着这些问题。


  而且,两个半熟不熟的异性吃饭是很微妙的活儿,既不能冷场,又不能过分热络,两人中得有一个为主来制造话题、调节气氛。看他的样子,恐怕从来都是别人找他汇报工作,没有这种经验,我只好担当重任。"刚才那个男人是不是也欠你的钱?"我故意调侃。


  没想到他回答:"是的。"


  "真的?我猜对了?"我很惊讶,其实我是随口瞎说。


  "他曾经是一家大酒店的厨师长,前两年因为赌博,输光了所有身家,也被酒店开除了。我借钱给他开了这家店。"


  "那你是这里的股东?"


  "不需要,我只要求,当我想来吃饭的时候,这间房间是我的。"


  有钱真潇洒!我暗叹。


  他似乎发现我的感慨,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和别人的交往,都有钱的味道。"


  "是啊,多好!金钱社会嘛!"


  他又笑笑,没有回答。


  菜很快就上齐了,四菜一汤,每样菜都精致考究,特别是盛菜用的瓷器和饭碗,异常晶莹剔透。


  他端起红酒,很郑重地对我举杯:"首先,请允许我对你表示感谢,昨天你勇气可嘉,而且帮了我们公司的大忙。"


  我也连忙举杯与他轻碰了一下,两人各自小啜了一口。我放下杯子说:"其实完全不关你们开发商的事,应该是由施工方负责。"


  "但是谁也不希望还没有正式开售的楼盘,就多了一个跳楼的冤魂。"


  我点头:"那也是,不过,你已经感谢过我啦。昨天的那个信封里足有两千大钞,你真是出手大方。"


  听到我这话,他俯身向前,诚恳地说:"其实,昨天你上楼前,如果向我开价二十万,我都可能答应。"


  我瞪着他,心里暗悔不迭。他有些得意地笑了,接着又对我说:"不过,如果你拿了我的钱,我会让你自己爬上去,再自己爬下来。"


  我叫道:"如果这样,昨天掉下来的就会是两个人。"


  两人都呵呵地笑出了声,端起酒杯,又碰了一下。


  我喜欢看他笑,我喜欢看他因为我说的话而笑,当他笑起来的时候,完全没有了倨傲冷漠的表情,没有了距离和防线。


  我随口问他:"当万人迷的感觉怎么样?"


  "什么?"他一时没反应过来。


  "有人愿意为你去死,是不是很让人得意?"我干脆说得更直白一些。


  "不,我很讨厌这样。但是我的生活中,总有人为了这样或那样的事,以死相逼,其实我很无可奈何。"


  "对,我知道邹月不是第一个。"


  "邹月的事,我真的很抱歉。但我确实不知道对于这些小女孩该怎么处理。"


  "我最近发现,你简直是所有未婚少女的梦想。"


  "是吗?那又怎么样?我还不是一样过我自己的生活。"


  我打趣着说:"在我看来,你简直生活在一群女色狼中间,你会不会遇到性骚扰?"


  他想了想说:"不会,因为她们都想嫁给我,所以不会轻举妄动。"


  两人又笑了起来。


  这是一餐美味又愉快的晚餐,当小姑娘撤走餐具,送上水果和甜品的时候,我已经撑得坐不住了,干脆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前。


  "不恐高了吗?"他坐在桌前问我。


  "有东西挡着我就不怕。"我笑着回答。


  我将头抵在玻璃窗上,欣赏着窗外的夜景,马路上车灯与路灯交相辉映,流光溢彩。


  然后,我闻到了淡淡的香味,树林的味道,我知道是他站在了我身后。我轻轻地说:"你看,晚上的城市,真好看。"


  "你为什么不问我今天为什么要见你?"他在我身后问。


  "为了请我吃饭啊!"我回答。


  "为什么请你吃饭?"


  "因为我昨天帮了你的大忙,又没有敲诈你。"我用玩笑的口气回答,但他的呼吸,就在我的颈后,我有了一种别样的情怀。


  "那么多人都帮了我的忙,为什么我只请你呢?"


  "因为……因为……"我一时想不出答案。


  "因为……"他接过我的话,"因为我想见你。"


  他把手轻轻按在我的肩上,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也许是他真的如此迷人,我竟然完全没有反感。他的嘴贴在我的耳后,低声温柔地说:"为什么总让我看见你惊慌失措、泪流满面的样子?我可以为你做什么,让你能破涕为笑?"


  我的心跳得很快,我的脸泛着潮红,我一动也不敢动,只感到他的气息,轻轻地吹在我的耳垂上。


  然后,他开始轻轻地吻我的脖颈,慢慢地将我扳过来。他的脸贴得离我如此之近。他的身体渐渐将我压在了落地窗上。我看见他低垂的浓密的睫毛,挺直的鼻子,不为别的,不为他的金钱和权势,只为他俊美的脸,就足以让我迷失。


  但是,刹那间我的理智马上重归大脑,我推开了他,我走到桌前,我拎上包,我出门,我上电梯,然后我打了个的飞奔而去。


  他没有追上来,他也没有打我的电话,那只是一刹那的意乱情迷,我想,我和他都应该庆幸结局没有变得不可收拾。


  那一夜,我在家看电视看到深夜。

(十四)


  经过一夜的反省,我得出结论,我得好好经营一下自己的感情生活了,昨晚之所以会发生那样的事,关键在于本人感情生活太过饥渴,与异性断绝往来太久,以至于免疫力下降,在林启正那个本就杀伤力极强的男人面前,表现得过于轻浮随意,以致于他以为我是那种没有什么原则的女人,所以,我也该重新出发,谈个恋爱了,我才28岁,还能赶上花容月貌的尾巴,找个公务员、大学讲师、人民法官司什么的,完全有可能。既不能因为左辉的水性杨花而丧失信心,也不能因为林启正的酒后胡言而迷失方向!对!邹雨,相信自己!--我在亢奋的激情中渐渐睡去。


  早上,刺眼的阳光将我唤醒,看看钟,已经八点半了。


  邹月已经将早点买好放在了桌上,她真是个好孩子,我突然间对她产生了内疚。


  等我收拾妥当,准备出门时,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音。短信是高展旗发的:"上午九点,全所成员会议,欢迎主任载誉归来。"


  时间很紧张,我蹬蹬蹬地向路边跑去。突然一台崭新的白色本田缓缓驶到我身边,有人喊我的名字。我低头往车里一瞧,是左辉!这家伙,混得不错,买车啦。


  "干嘛?"看到他我就没好气。


  "老赵昨天打电话给我,他和小三这两天会到这边来出差,想约我们几个聚一下。"他说的两人都是我们的同学。


  "见面没问题。"我说:"你请你的,我请我的。"说完我继续往前走去,


  听到我这话,左辉把车停住,下车追着我走过来。"邹雨,别这样。都是好久不见的同学,在一起聚一聚嘛,何必搞得这么复杂。"


  "不是我搞得复杂,是本来就复杂。"我脚步不停。


  "我们总还是朋友吧?"


  "你当我是朋友好啦,我可没这想法。"我拦住一辆的士,上车离去,余光看见左辉追到了路边,楞楞地站在那里。他是我大学里的高我一届的师兄,在食堂简陋的舞会上与我一见钟情,请我在学校后巷看了两次录相,吃了三次饭,就顺利确定了恋爱关系。实践证明,正因为男人追女人花的成本太小,所以放弃时也毫不足惜。我永远记得他跪在我的脚边,痛哭流涕地求我放他一条生路的样子,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


  到了所里,大家都已齐聚一堂,郑主任意气风发、红光满面地坐在上座,一个金晃晃的奖牌竖在他身旁,与他半秃的头顶交相辉映。我照例坐在高展旗旁边的位置上,高展旗低头对我说:"看样子北京之行十分愉快。"我们俩又想起那个从我们身边溜过去的小秘,相视会心一笑。

布夕媛

发表于 2008-3-5 18:42:4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也常来啊,把这些发到邮件给我啊,闷的时候我可以去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金秀老表

发表于 2011-9-27 21:08: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顶啊。接着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