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州网

客服热线0772-4360008

商务热线: 18978212929

象州网 网站客服

开启左侧

古今小笑话大全

  [复制链接]
查看 : 900 | 回复 : 7
米米 发表于 2007-9-13 13:33: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

人发笑的艺术,其主要表现方式即是幽默。而幽默的本质就是有趣、可笑和意味深长。幽默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是一种高级的情感活动和审美活动,任何平淡庸劣的价值取向和因循固陋的思维方式,都与幽默无缘。  
现实生活中,我们常常可以看到,双方争论激  
烈、剑拔弩张、僵持不下,往往由于第三者的一两句幽默的话语,即可使争执的双方哑  
然失笑,撒手言  
欢,化干戈为玉帛。而在一个死气沉沉、单调乏味的场合,也往住因为某个人的幽默谈  
笑,打破了这种沉寂局面,活跃了人们疲惫麻木的神经,从而营造了一种生动活泼、健康风  
趣的氛围。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幽默是化解人类矛盾的调和剂,是活跃和丰富人类生活  
的兴奋剂,是一种高雅的精神活动和绝美的行为方式。  
这里所选的六十八个幽默故事,从多个角度折射了中国古代社会特别是中世纪以来的社  
会生活和人情世态。这些笑话或虚幻,或质实,或揭示,或批判,或赞美,或讽刺,或嘲  
谑,或解颐,千姿百态,多姿多彩,把人们带入一个古老而现实的迷人世界,从而获得精神  
和情志的最大满足。  
  
偷肉 某甲去京城卖肉,在路旁一厕所前停下来解手,把肉挂在外面。某乙见此,忙把肉偷  
去。还没来得及走远,甲已经走出厕所,抓住乙,问乙是否看见有人从厕所旁拿走了他的  
肉。乙恐甲识破,早把肉衔在嘴里,不耐烦地说:“你真是个笨蛋!把肉挂在门外,哪能不  
丢?如果像我这样,把肉衔在嘴里,岂有丢失之理?”  
——魏·邯郸淳《笑林》  
  
姓名游戏 北齐的西阳王徐之才极有口才,尤善于文字游戏。在他未封王时,尝与尚书王元景戏  
耍。王元景嘲笑徐之才的名字,说:“你的名字叫‘之才’,这又有什么讲法?依我看来,  
叫‘乏才’还差不多。”徐之才听了,不恼不怒,立即嘲弄王元景的姓:“‘王’这个字,  
左边加上言为‘ㄍ摆俊保拷愠闪恕瘛由暇弊闶歉觥怼恚  
出角、尾就变成‘羊’。”王元景听了,张口结舌,尴尬万分。  
又有一次,徐之才宴请客人,卢元明也在座。席间,卢元明戏弄徐之才的姓说:  
“‘徐’字也就是未入人(“未”字加上“彳”和“入”)。”徐之才当即嘲弄元明的姓—  
—“卢”(繁体为“卢”)字:“‘卢’这个字,安‘啊印稹悺  
生男成‘虏’(虏)’,配‘马’(马)成‘驴’(驴)。”直说得卢元明面红耳赤,无言  
以对,满座人笑得前仰后合。  
——旧题隋·侯白《启颜录》  
  
  
燕窝与牛犊 侯白后来做了唐朝的官员,经常跟人们在一块猜谜语,侯白先对众人约法三章:“所猜  
之物,一、必须是能看见的实物;二、不能虚作解释,迷惑众人;三、如果解释完了,却见  
不到此物,就应受罚。”接着他先出谜面:“背与屋一样大,肚与枕(车后横木)一样大,  
口与杯子一样大。”大家猜了半天,谁也没猜中,都说:“天下哪里有口和杯子一样大而背  
却和屋一样大的物件?定无此物,你必须跟我们大家打个赌。”侯白跟众人打完赌,解释  
说:“这是燕子窝。”众人恍然大笑。  
又有一次,侯白出席一个大型宴会。席间,大家都让他作个谜语助兴。所猜之物,既不  
能怪僻难识,又不能抽象不实。侯白应声而道:“有物大如狗,面貌极似牛。这是何物?”  
众人竞相猜个不停,有的说是獐子,有的说是鹿,但都被大家否定了。便让侯白说出谜底。  
侯白哈哈大笑道:“这是个牛犊。”  
——旧题隋·侯白《启颜录》  
  
贺知章乞名 唐玄宗天宝初年,文名颇著的秘书监贺知章,上书朝廷,欲告老致仕归故乡吴中。玄宗  
李隆基,对他非常敬重,诸事待遇异于众人。  
贺知章临行,与唐玄宗辞别,不由得老泪纵横。唐玄宗问他还有什么要求。知章说:  
“臣知章有一犬子,尚未有定名,若陛下赐名,实老臣归乡之荣也。”玄宗说:“信乃道之  
核心,孚者,信也。卿之子宜名为孚。”知章拜谢受命。  
时间长了,知章不觉大悟,自忖道:“皇上太取笑我啦。我是吴地人,‘孚’字乃是  
‘爪’字下面加上‘子’字。他为我儿取名‘孚’,岂不是称我儿爪子吗?”  
——宋·高怿《群居解颐》  
  
不知诗为何物 艾子喜欢作诗。一天,艾子漫游到齐魏之间,下榻在一个旅馆。夜间,他听到邻屋里有  
人说话:“一首。”不一会儿又说:“又是一首。”艾子莫名其妙,困意全无,一夜无眠。  
躺到拂晓,共听到邻屋那人大约说了六七次,亦即六七首也。艾子以为邻屋那人一定是个诗  
人,在静静月夜里专心吟诗,心里油然产生敬意,又爱那人文思敏捷,便决定结识一下此人。  
一大早,艾子就披衣下床,整好冠带,站在门口迎候。不一会儿,邻屋里走出一个商贩  
模样的人来,身材瘦弱,一脸病相。艾子感到很失望,心想:就凭这副尊容,哪像个诗人?  
也许,人不可貌相,不能盲目揣度。便走上前拜问道:“听说先生诗篇甚多,能否让学生我  
看一下。”那人说:“我是一个做生意的,从来不晓得诗是什么玩意儿。”始终拒绝拿出诗  
来。艾子固执地说:“昨天夜里听到您在屋里说‘一首’,不一会儿又说‘一首’,难道那  
不是诗吗?”  
那人听了,不觉哑然失笑:“您误会啦。昨夜我肚子不好,每泻一次,夜里找不到手  
纸,于是就用手揩。一夜腹泻不止,差不多污了六七次手。我说的‘手’,不是诗篇之  
‘首’。”艾子听了,羞惭不已。  
——旧题宋·苏轼《艾子杂说》  
  
  
  
文字游戏 苏东坡听说王荆公的《字说》刚完成,前去荆公处祝贺,并戏言道:“大作中说:以  
‘竹’鞭‘马’为‘笃’。但我还有个疑问:“不知以‘竹’鞭‘犬’,又有什么可‘笑’  
的?”荆公笑而不答,却反问道:“‘鸠’字以‘九’从‘鸟’,难道也有什么证据吗?”  
东坡立即作答:“《诗经》上说:‘尸鸠在桑,其子七兮’,加上它们的爹娘,恰好是  
九个。”  
王荆公听了,欣然点头应允。时间长了,才知道苏东坡又跟他开了个大玩笑。  
——宋·苏轼语明·王世贞次《调谑编》  
  
三分诗,七分读 秦少章曾经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诗人郭祥正有一次路过杭州,把自己写的一卷诗送给苏东坡鉴赏。未等东坡看诗,他自  
己先有声有色地吟咏起来,直读得感情四溢,声闻左右。吟完诗,征询东坡的意见:“祥正  
这些诗能评几分?”  
东坡不假思索地说:“十分。”郭祥正大喜,又问何以能有十分。东坡笑着答道:  
“你刚才吟诗,七分来自读,三分来自诗,不是十分又是几分?”  
——宋·苏轼语明·王世贞次《调谑编》  
  
免税 苏东坡被朝廷贬谪黄州时,监管黄州的贸易税收工作。有一个书生给东坡写了一封信,  
请求减免他家的税收。信中说:  
“我的船上没有什么货物,因此无法纳税。一切听凭大人您的指挥,请求您让我到荆南  
府取回亡父的灵柩吧。”  
众官员看了,笑得前仰后合。  
——宋·苏轼语明·王世贞次《调谑编》  
  
好了你 苏东坡生性豪爽率直,内心最存不住事,他曾说:“比如食中有蝇子,必欲吐之而后  
快。”晁美叔(晁端彦字)每次往见东坡,东坡都说这样的话。  
有一次,东坡对美叔说:“我被昭陵选拔在贤科,当时的文魁俊彦,往往相结为知己。  
皇上在便殿召群臣策对,我每每直陈时事,都蒙皇上赞许采纳。不久,我便屡屡呈上章疏议  
事,词旨虽然很剀切直率,皇上也从不怨怒。假使不是我给朝廷提建议,又有谁能提中肯的  
建议呢?我现在所担心之事,只不过害怕朝廷杀我罢了。”美叔闻之,默然无语。  
东坡长叹良久,又说:“朝廷如果真要杀我,我这条小命又有什么可惜的。只是有一件  
事,杀了我以后,反倒好了你。”  
二人遂相对大笑而起。  
——宋·苏轼语明·王世贞次《调谑编》  
  
瓦学士 诗人石曼卿(石延年字)性嗜酒,有李谪仙(太白)之奇才。曼卿举止放荡,善为谈谐  
幽默之语。  
有一次,石曼卿乘马游览报宁寺,牵马人一时失控,马惊走,曼卿不慎坠马落地。侍从  
人员连忙把他搀起来扶上马鞍。行人见此,都聚拢来围观,都以为他一定会大发雷霆,把这  
个牵马人痛骂一阵。不料,石曼卿却慢悠悠地扬起马鞭,半开玩笑地对牵马人说:  
“幸亏我是石学士,如果是瓦学士的话,岂不早被摔碎啦?”  
——宋·邢居实《拊掌录》  
  
换羊书 黄庭坚开玩笑地对苏轼说:“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的字被世人戏称为换鹅字;今人韩宗  
儒为人贪得无厌,每得到您的一幅字,便到殿帅姚麟那里换取十斤肉。如此来说,可以称您  
的书法为换羊书了。”  
一天,苏轼在翰林院撰述正忙,这时韩宗儒派人送来一封信,目的是想让苏轼回信,以  
便拿他的字换肉。来人站在门庭下,督催甚急。苏轼笑着对他说:“回去告诉你们的上司,  
今天就断了他的肉食吧。”  
——宋·邢居实《拊掌录》  
  
老婆子涂面 晋人王蒙清约自守,家中每有来客,必是清茶相待,时人戏称为“今日有水灾”。  
苏东坡早年曾到一家做客,主人热情好客,一遍遍地劝茶,东坡不胜受窘,笑对主人  
说:“正所谓老婆子涂面。”主人不理解此意——搽(茶)了又搽(茶)。  
——宋·邢居实《拊掌录》  
  
延年术 蒲传正任杭州太守时,一天,有个方术之士前来拜谒。这方士大约九十多岁,然而面容  
却像婴儿一样鲜嫩。蒲传正愉快地招待他,二人谈得甚是投机。传正便向他请求延年长寿  
术。方士回答说:“我的长寿术极为简便易行,基本上没有什么可禁忌的,只有一件须牢  
记,必须禁绝性欲。”  
传正听了,俯首沉思良久,感叹道:“如果是这样,那么即使寿逾千岁又有什么益处  
呢?”  
——宋·范正敏《遁斋闲览》  
  
忌说“落”字 唐代的柳冕秀才,生性最是多忌讳。早年参加科举考试时,举子们跟他说话,有不注意  
而说“落”字的,便忿然而怒,出语不逊。如果是仆人误犯“落”字,他便用棒痛打。因  
此,仆人对他说话时,常常把“安乐”说成“安康”。  
这一天,他忽听人说榜书贴出来了,连忙派仆人前去观看。不一会儿,仆人就跑回来,  
柳冕慌忙迎上前去问道:“榜上有我的名字吗?”仆人唉声叹气地答:“秀才康了。”  
——宋·范正敏《遁斋闲览》  
  
贞洁娘子 许义方的妻子刘氏,常常以正派贞洁自诩。有一次,许义方出发在外一年多,刘氏在家  
独守闺房。  
一天,许义方处理完事务后突然回到家里,对妻子说:“我出门在外,一年有余,你在  
家中独居无聊,岂不经常和邻居亲戚们走动走动吗?”  
刘氏告诉他:“自从郎君外出后,我就像没了头魂一般,每天只是闭门自守,从来没出  
过家门。”  
许义方听了,连连叹息不已。又问妻子平时如何自寻乐趣,刘氏答道:“哪里有什么乐  
趣?只不过经常作点小诗以寄托情性罢了。”  
义方闻之甚喜,便让妻子把诗取来观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开卷第一首  
诗的题目就是:《月夜招邻僧闲话》。  
——宋·范正敏《遁斋闲览》  
  
  
艾子杖孙 艾子有一个孙子,年龄有十多岁,性情懒惰顽劣,不爱读书。艾子非常讨厌他,经常用  
楸木杖打他,但他老是不改。艾子的儿子只有这么一个孩子,时常担心孩子禁不住杖打而死  
掉,因此,每当父亲杖打孩子时,他都在一旁含着泪求情。艾子看到儿子的可怜相,愈加愤  
怒,教训他道:“我替你管教孩子难道不是好意吗?”边说边打得更厉害了,儿子也无可奈  
何。  
一个冬天的早晨,下着鹅毛大雪,孙子在院子里抟雪球玩。艾子发现了,脱光孙子的衣  
服,命他跪在雪地上,冻得他浑身发抖,直打寒颤,煞是可怜。儿子也不敢再求情,便脱去  
衣服跪在其子旁边。艾子见了,惊问道:“你儿有过错,理当受此惩罚;你有何罪,跟他跪  
在一块?”儿子哭着说:“你冻我的儿子,我也冻你的儿子。”艾子不由得笑了起来,饶恕  
了他们父子。

回头的猪

发表于 2011-9-17 07:17:47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一个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头的猪

发表于 2011-9-17 07:17:47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没事来逛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头的猪

发表于 2011-10-1 07: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的贴子,不顶说不过去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金秀老表

发表于 2011-10-1 07: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顶顶更健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小男人

发表于 2011-10-1 08: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金秀老表

发表于 2011-10-7 13:58:21 | 显示全部楼层
知道了 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金秀老表

发表于 2011-10-7 13:58:21 | 显示全部楼层
顶顶更健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