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州网

客服热线0772-4360008

商务热线: 18978212929

象州网 网站客服

开启左侧

[工作生活] 第三种情3

[复制链接]
查看 : 1111 | 回复 : 2
金蟒 发表于 2007-9-30 22:00: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

(十二)


  第二天的上午,我外出办事后回到事务所,发现高展旗已经用劫后余生的激情,把这段经历在办公室的每个人面前宣扬了一遍,当我走进所里,发现大家都用很景仰的眼神望着我,四五个年轻的女助理甚至跟着我进了办公室,把我围在了中间。


  "邹姐,林启正是不是真的很帅啊?""你怎么认识他的?""他是不是真的没有女朋友啊?""下次带我们认识认识他吧!"……小姑娘们叽叽叽喳喳,你一言我一语,我都不知从何答起。


  "你们发什么神经?"我奇怪地问道。"怎么都知道他?"


  "当然知道,他是城里最有名的钻石王老五,英俊潇洒,身家过亿,有一次我一个记者朋友采访过他,当场被他迷晕过去呢。"内勤小张说。


  "对呀对呀,我的同学在他们公司里做事,说他们公司所有的女性都迷他迷得不得了,还有人为他自杀呢!"助理小陈在旁插嘴。


  自杀!--我心里一惊,难道小月的事传出去了?我忙问:"谁啊,为他自杀?死了没有。"


  "好象没有,那个女的想跳江,站在跨江大桥的栏杆边,说要林启正出面见她,110都出动了,女孩的父母啊、朋友啊都来了,怎么劝也不行,非要见姓林的。"小陈绘声绘色地说起来。


  "然后呢?他来了吗?"大家问。


  "没有,那个人真是冷酷,他拒绝出面,而且还要别人转告那个女孩,说她这么做很蠢。后来那个女孩真的跳下去了,被人捞上来送去医院,不过好像没死。"


  "怎么这么没有爱心,去劝劝她有什么关系?"


  "是啊,毕竟人家是喜欢他嘛,人命关天,真要是死了,他也会内疚啊?"


  "可是如果他出面,救下来了,接下来怎么办呢,林启正也有他的考虑。"大家议论起来。


  我的心放了下来,转念一想,小月那件事,难怪林启正无动于衷,原来已经不是第一次。


  这时,小姑娘的注意力又回到我身上:"邹姐,林启正有多帅,形容一下吧!"


  我想了想说:"长得是不错,可也不至于说帅到不行,就那样吧!五官比较端正!"


  大家对我的回答显然不满意。


  "高律师说,比他帅一点,能让高律师承认别人比他帅,可不容易。"小张说。


  "那是因为林启正帮了他的忙。"我回答。


  "邹姐,你怎么认识林启正的?介绍我们也认识一下吧?""是啊,趁着他还没对象,我们还有机会。""邹姐,你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结婚啊?"……


  我走到办公桌前坐下,两手扶着桌面,用"泼冷水"的口吻对几个花痴说:"妹妹们,我就大家的问题答复如下,第一,我和林启正是普通朋友,见面不超过五次,他当不当我是朋友还不一定;第二,林启正已经有了女朋友,现在在香港,今年可能就会结婚,所以你们已经没什么机会;第三,不要做白日梦,考虑比较现实一点的对象,你们周围未婚男青年就不少,比如高展旗之流。"


  小姑娘们颇为泄气,耷着头走了出去,小陈边走还边嘟囔:"高展旗?!他哪里看得上我们啊,他只看得上你。"


  我真是没话可说。这帮小女孩。


  这时,高展旗从门口冒出了头。


  他走到我面前,用很神秘的口吻,说:"你猜我昨晚遇见了谁?"


  "谁?本·拉登!"


  "嘿,认真点。"


  "除了本·拉登,你遇见谁都不奇怪。"


  高展旗见我不吃他这一套,只好自己招供:"我昨晚在酒吧里见到了--左--辉!"


  这个答案真让我觉得无聊,"见到他有什么好奇怪的?"


  "他昨晚拖着我去吃夜宵,谈了很久,两个人都喝得晕乎乎的了。"


  "在学校里,你们俩就是酒色之徒。"


  "他跟我说,他没和那个女的好了,两个人早就分手了。"


  那真是可惜。我由衷地想。当初不要老婆,不要财产,不要尊严,拼了一切去追求的东西,最终却没有得到,确实可惜。


  "他还请我做说客,说想和你重修旧好。"高展旗终于说到重点。


  我露出嘲讽的笑容。


  高展旗马上说:"我可没答应他。"


  "真好笑。"我不想再说此事,换了个话题:"昨天那事,你还好意思到处宣扬,自己买台没手续的破车。"


  高展旗摇头感叹道:"我现在才知道趋炎附势的好处,这个社会,我们焦头烂额的事,别人一个电话就解决问题,而且还不用亲自打。"


  我有些不悦:"你意思是说我趋炎附势啰。"


  "邹雨,趋炎附势在这里不是贬义词,而是现实社会生存的一条法则,就像是一条生生不息的食物链,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往上一个食物层靠拢。林启正那种人,如果真能趋上附上,那我们日子就好过多了。"


  "你也说得太玄乎,他不过是个做生意的人,一个部门经理。"


  "你还不知道?他现在已经是公司副总裁了,超过了他哥哥。而且他们的家族背景很复杂,纵横军、政、商界,所以生意才会做得这么大。"高展旗权威地评论。"林启正前途无量。"


  我叹了口气:"唉……别人有钱有势是别人的事,我们还是安心做平常人好了。"


  高展旗突然又问起那个问题:"你怎么认识他的,好象关系还不错?"


  "没有啦,小月原来在他手底下做事嘛,只是认识而已。"我搪塞道。


  "哦……过两天帮我约他出来吃饭吧,谢谢他。"


  "他是什么人?我们约他,他不会出来的啦。"


  "试试看。我打听过了,他们公司原来签的那个法律顾问快到期了,也许我们可以争取一下。"高展旗兴致勃勃地说。


  "再说再说。"我回答。


  --副总裁……日子会更辛苦吧,我突然在心里想。和他虽然只有几次相见,但总有些格外的熟悉和亲切。只是,毕竟,都是些和他无关的人。

第二天是星期六,本来要去师大上课,但邹天打来电话,说是要带几个朋友回来玩,我只好跟老师请了假,在家准备午饭。九点多钟,我邀了小月一起去买菜,走到楼下,发现不远处的一个工地人声鼎沸,混乱不堪,走近一看,工地门口停着警车、救护车,还有记者的采访车,里面起码聚集了上百人,都仰着头望向空中。


  "姐,这是我们公司的楼盘呢。"小月在旁边说,拉着我走了进去。


  我顺着大家的视线看过去,只见高高的楼顶边似乎站着一个人,而且还在来回走动。


  民工讨薪、跳楼威胁?--我脑子里马上浮现出这两个词。这时,一个女孩走过来和小月打招呼。


  邹月也和她打起招呼来,两人聊了一会儿,邹月回到我身边:"她是总公司公关部的,她说楼上那个人原来是这个工地的民工,半年前干活时从楼上摔下来,残废了,现在要求公司赔他钱。"


  "那也不该找开发商,应该找施工单位啊!"


  "大家都知道我们公司有钱呗。"


  "算了,我们走吧。"我拉着邹月准备转身。


  邹月似乎不愿意,硬着身子说:"姐,再看会儿嘛。"


  "有什么好看的,待会儿真的跳下来,多血腥啊,我们还得去买菜呢,邹天他们就快过来了。"


  "再看会儿嘛!"邹月坚持说。


  我只好随着她站在那里,又呆了五分钟。远远看楼上,好象有些人爬了上去,在劝说那个意图自杀者,我有很严重的恐高症,看到别人在高处走来走去都会感到恐惧。我催促邹月:"走啦走啦,你什么时候变得爱看热闹了,这有什么看头,他绝对不会跳,只是威胁威胁而已。"


  见她还是不动,我扯着她的手往工地大门外走去。她很不情愿地跟在我后面。


  没走几步,突然一台车从大门口冲了进来,正刹在我们面前,牌照号码全都是6的黑色宝马。然后,林启正从驾驶室的位置上走了下来。可能是周末的缘故,他穿着简单的黑色T恤和蓝色牛仔裤。


  邹月的手在我的手里颤抖起来,我突然明白她为什么非要留在这里看热闹。


  林启正径直走到我们面前,看着我问:"你们怎么在这里?"


  "我们路过,来看热闹。"我回答。


  邹月在旁边低声地喊了一声:"林总。"


  林启正将眼光转到她身上,点了点头。


  这时,忽啦啦围上来一大群人,开始向他汇报情况,他随着那些人向工地深处走去,隐隐听见他果断地说:"把现场的人清空……找施工方的老总过来……。"


  我转头看邹月,她还在痴痴地望着林启正的背影,看来这姑娘病还没好。我用力扯扯她的手:"走吧,马上要清场了。"


  一路走到菜场,邹月都是楞楞的,我也懒得理她,专心买自己的菜。当我正在鱼摊前指挥鱼贩捞那条我看中的鱼的时候,包里的手机开始唱歌。我估计是邹天打来的,掏出手机接通后,直接放在了嘴边,嘴里还在对鱼贩大声嚷嚷:"就是那条鱼,就是那条鱼……"


  "你在哪里?"电话里传来似曾熟悉的声音。


  "我在外面,你哪位?"菜市场的嘈杂使我的音调提高了八度。


  "我是林启正。"


  我吓了一跳,赶忙转过头改用尊敬的口气说:"林总,你好!"


  听到我这么说话,旁边原本魂不守舍的邹月瞪大了眼睛。


  "你可不可以到工地这里来一下?"


  "我?!"


  "对,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那……那好吧,我就过来。"


  "需不需要派车来接你?"


  "不用不用,我就在旁边。"


  挂了电话,我对邹月说:"走,回去一趟。"拎着菜,扯着她向市场外走去。鱼贩在后面高叫:"你的鱼还要不要?"我这才想起那条鱼,赶忙转身付了钱,把鱼拎在手里。


  邹月走在我身边问:"姐,是谁的电话?我们去哪里?"


  "林启正,要我回工地去一下。"


  "他怎么知道你的电话?"邹月极端疑惑地说,抢过我手里的手机,翻来电号码:"这不是他的电话呀!"


  "也许是拿别人的电话号码打的。"我搪塞她。


  "他怎么会认识你?"


  "有一次遇到,朋友介绍的。"


  "是哪个朋友啊?"


  "你不认识。"


  说着我们就到了工地门口。林启正的助手在门口等着,见我们过来,赶忙示意看门的人打开了大门,然后把我们带到了林启正身边。林启正正在和几个领导模样的公安讨论着什么,助手走过去对他示意了一下,他转身走到我面前,很郑重地对我说:"有件事希望你能帮一下忙。"


  "什么事?"


  "你带律师证了吗?"


  "在我包里。"

风驰一一夏夏

发表于 2007-9-30 23:41:18 | 显示全部楼层
:hzh :hzh :hzh :hzh :hzh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菜包

发表于 2011-10-24 16:45:1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好像在哪里看过了,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