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州网

客服热线0772-4360008

商务热线: 18978212929

象州网 网站客服

开启左侧

哥,我要嫁给你

[复制链接]
查看 : 1282 | 回复 : 11
米米 发表于 2008-1-11 12:48: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

第一章


    一周前,在加拿大的同学给我电话,顾城和他妹妹,还有他们没有出生的孩子出了车祸,当场死亡;
 我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甚至于不敢相信电话那头的老同学是不是在开愚人节的玩笑;然而,这的确是真的,顾城一家在多伦多的一条高速公路上,为避让前面车上掉下来的货物,撞在了隔离带上,继而车毁人亡。。。。。。
  我终于相信老天是如此的不公平,也终于相信完美和不完美的辨证,不知为什么,突然有把他们的故事写下来的冲动,因为在我看来是那么的唯美。。。。。。
 一周来,我努力平息情绪,梳理思绪,去回忆那个年代,去回忆顾城、顾婵兄妹的点滴,我不会写作,我只会尽我的能力去表达,表达我对他们的哀思,表达他们之间的爱;
  顾城,75年生人,我和他是在大学的新生杯足球赛上认识的,我们两个系打进了决赛,我们俩分别是各自队伍的中后卫,他是队长;初始的感觉是他的球技很好,一看就是接受过专业训练的那种,更让我注意的是他的气质,他不会象其他新生一样意气奋发,表情激昂,而是非常沉稳,甚至于冷漠;无论是领先了还是落后了;最后的比赛他们赢了,我并没有太多的沮丧,也许是从感觉上的臣服吧;而顾城径直朝我走来,拍拍我说,你踢的真不错;
  第二次见到顾城,是去校队报道了,刚进体育楼大门就看见了他,他也看见了我,我们淡淡一笑,仿佛都是料到的事;在那天的第一堂训练课结束后,注定我们会成为兄弟,因为今后的4年,我们是拍档了,我打盯人,他打拖后;
  顾婵,78年生人,她是顾城的妹妹,也是顾城的妻子,在我们大三的时候,顾婵也考进了我们学校,我是直到毕业的时候,才知道他们其实不是真正的兄妹,顾婵是顾城爸爸拣来的,那个时候顾婵只有6个月;
  顾婵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用现在的标准说就是属于少男杀手那一类,确实进校后也有很多少男追她,但是似乎她比她哥哥更淡漠;
  我曾经问过顾婵,你找男朋友啥标准,她的回答居然毫不犹豫,象我哥这样的;顾婵不止一次和我说过,小哥,哥哥是我最亲最亲的人,我什么都能失去,就是不能失去他,那个时候顾婵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那年,顾城和我一起毕业,他找的工作在北京,而我留在上海,顾城要我在上海多照顾还在大三的顾婵,那天顾城喝多了,是我认识他以来第一次喝多,居然当着顾婵的面就道出了她的身世;
  在今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从他们兄妹俩那里渐渐知道了他们以前更多的事,而顾婵的也渐渐的变了,直到某天突然问我,小哥,你说我嫁给哥哥好不好?
  在后来01年的时候,他们举行了婚礼,只邀请了一些非常要好的朋友,年底的时候,他们去了加拿大,直到他们的去世。。。。。。
  “过两天去办国籍;你早点睡吧,我下午不上班了,回去陪小婵,想想快啊,还有4个月就做爸爸了。。。。。。”这是顾城在MSN上的最后一段话;
  从什么时候开始写呢?

米米

 作者| 发表于 2008-1-11 12:50: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他们兄妹的父亲是一个普通的铁路扳道工,据说也是继承他们爷爷的工作,每天就守在那个很小的中转站上,给来来往往的火车指路;
  在他们兄妹的记忆中,是没有母亲的印象的,小时候他们总是可怜巴巴的问父亲,妈妈那里去了,父亲总是淡淡的说死了;直到顾城大了后,才从奶奶那里知道他们的母亲其实是被拐卖来的,在顾城刚出生不久,有一次就偷偷爬上火车,再也没有回来过;
  在顾城3岁的时候,有一回父亲抱回来一个女婴,对他说,这是你妹妹;那时候的顾城很开心,因为同龄的小孩家里基本上都是两个,而自己家却只有他自己,现在终于有妹妹了;于是在他的童年,妹妹就是他的小跟班,整天鼻涕邋遢的跟在顾城后面,顾城上树下河了,顾婵去不了,就哭;而顾城最见不得顾婵哭,就抱着她上树,结果两人一起从树上摔下来,顾婵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手骨折了;
  顾婵一路就哭着喊着回家,也不敢告诉爸爸,但最终爸爸还是知道了,赶紧抱着小婵去医务所,回来后顾城吓的直哆嗦,但是爸爸没有打他,只是好好和他说,你是哥哥,你要好好保护妹妹你知道吗?那时候的顾城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仿佛看见了自己的高大光辉形象;
  小时候,顾城一直有给妹妹梳头的习惯,这个习惯一直到后来我们在大学的时候一起出去旅游,小婵早上都会冲进我们屋子让顾城给他梳头,并说学校里不好意思,现在无所谓;而顾城总是很细心地打理小婵的头发,还会编很多种辫子;那个时候我还开玩笑说,小婵,以后有老公,这梳头的活你哥算是可以交接了,小婵总是嬉皮笑脸地说还是哥哥梳的好看;
  他们的父亲那个时候经常夜班,家里就剩下他们兄妹俩,晚上在奶奶家吃完饭后回家,一起做作业,顾城总是把先学到的东西告诉似懂非懂的小婵,有的时候还会帮小婵做作业,当然也免不了父亲的巴掌;顾城说,那个时候没有电,都是点着煤油灯写作业,他记忆中最清晰的就是倒灯油,顾城用被角捻着滚烫的灯罩,小婵拿着油桶倒,很是默契;我似乎还很哲理地说过,你们俩啊,其实就是夫妻命,倒灯油就像经营你们的家一样,配合那么好,所以才能长明;
  而小婵和我说的最清晰的不是这些,而是冬天给她暖被窝,小婵怕冷,每到冬天的时候,也没有热水袋什么的,于是顾城在睡觉前,就先钻倒小婵的被窝里,给她把被子暖了,然后小婵再睡;甚至于小婵高中的时候,顾城寒假回去还给小婵暖被窝,以至于我经常取笑他们,你们俩从小就有乱伦的倾向;而小婵总是一本正经的说,哥哥暖过的被子睡的真的很香;
  童年对于他们,很快乐,很朦胧;多年后他们兄妹在回忆的时候,总带有一种青涩的笑容;但是87年的秋天,厄运降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米米

 作者| 发表于 2008-1-11 12:52:06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天,兄妹俩都正在上课,老师和校长来找他们了,并骑车送他们俩回家,远远就看见自家小院围了很多人,顾城当时就有种不祥的预感,离人群越来越近,顾城听见了哭声,有姑妈的,叔叔的,还有爷爷的;还有很多穿着铁路制服的人,抹着眼泪;
  看见他们兄妹回来后,人们都纷纷让开,就在他们家院子中央,他们看见了父亲,安静地躺在门板上,脸上盖着一张草纸(当地的风俗,不能见光),而后他们还看到了几乎昏厥的奶奶,老泪纵横的爷爷;顾城只是感觉倒有无数双手伸向他,有哭声的、有笑声的、甚至还有尖叫声的,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不敢相信昨天还答应要给他们兄妹好好过生日的爸爸,今天就去了;而小婵吓得直往顾城后面躲,浑身发抖,眼睛中充满惊恐;
  顾城说过,在那个时候,他没有哭,但是跪下了;他说他看到的父亲是活的,坐在那,抽着烟,一句一句的说,你是哥哥,你是要保护妹妹的啊。。。。。。他感觉在那一刻他长大了,把小婵紧紧搂在怀里,而小婵在他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父亲是被歹徒杀死的,那天晚上一辆装着铝锭的火车停在站上让其他车,几个贼偷偷爬上车,被父亲发现了,于是就跑;父亲就拼命的追,结果一个跑的慢的贼被父亲按在地上,不知怎么回事,那贼居然有枪,在混乱中一枪打中了父亲的头。。。。。。
  父亲的后世办完了,他们兄妹都搬过去和爷爷奶奶一起住,而失去父亲的他们似乎也沉默了很多,在学校和同学很少说话,放学了顾城总是去妹妹的班级帮妹妹扫地什么的,然后一起回家;一开始,每天晚上小婵都会做噩梦,半夜哭着醒来,而每次醒来的时候,总发现哥哥就在他身边坐着,于是拉着哥哥的手又沉沉睡去;那一年,顾城12岁,顾婵9岁;
  那一段时间,顾城说他经常带妹妹去爸爸的墓前,那是在长江大堤后的一个竹林边,兄妹俩一坐就是很久,顾城不说话,而小婵就紧紧依着哥哥,经常睡着了,在那个时候顾城哭了,看着父亲的墓碑,眼泪就吧哒吧哒掉了下来,但是没有声音,他不像让小婵知道,因为他要保护她,他应该是坚强的;
  顾城说每每和小婵去父亲墓的时候,他总会在心里默默地告诉爸爸,我一定会保护好小婵的,夕阳西下,顾城拉着小婵的手走在大堤上,前面拖着长长的影子,侧头看看江面泛泛着的夕阳红的凌光,顾城总能感受到一些惆怅,或许说是一些迷茫;他长大了,比同龄的孩子大了许多;
  而小婵告诉我的和他哥哥的一样,在失去父亲的那一刹那,她感觉到她的生命中只有哥哥了,她相信哥哥会保护她,哥哥会向父亲一样的疼她、宠他;我就开玩笑说,你还会有老公的,小婵转而又嬉皮笑脸说,就是啊,所以说我找老公的标准就是我哥这样的嘛'
  初三那年,顾城被体育老师推荐到县城体校,踢足球,并建议他高中的志愿不要添了,利用体育上加点分,考个中专,或者中师什么的(那个时候中专中师是很牛的,比重点高中吃香),早点工作;那一年顾城寄宿在学校,也在那一年,顾城的爷爷奶奶相继去世,他们兄妹在亲戚的帮助下,把老家的房子和地卖了,临时住在县城姑妈家,那个时候顾城就想快点考上中专、快点工作、快点养家;而小婵也转学到了县城的中学,寄宿在学校;那一年,顾城14岁、顾婵11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米米

 作者| 发表于 2008-1-11 12:54:22 | 显示全部楼层
  顾城进了县体校的足球班,喜欢足球源于父亲,顾城说他父亲很少喝酒,更很少喝醉,但是85年中国队没有进世界杯那次,父亲和工友们喝多了,回来乱砸东西,把他们兄妹吓坏了;父亲还喜欢踢球,经常带着他们兄妹俩在休息的时候去仓库区的土场上和工友们踢球,顾城的足球爱好就是在那里开始的,而小婵喜欢看球也是从那里开始的;
  他们的姑夫是一个很势利的人,据说当年铁路局给了一笔钱作为补偿,而姑夫一家没有拿到一分钱,于是每次小婵和顾城去他们家的时候,总是冷眼相待,这一点顾城和我谈起的时候总是一笑而过;他说幸好姑妈对他们很好,要不然兄妹俩的日子真的很难过;
  工作后的顾城曾经和我说过,他不怕天塌地陷,就怕小婵不开心,或者说不幸福,因为那样他会觉得对不起父亲,而奶奶在临终前把小婵的身世告诉了顾城,这反而让顾城对小婵的情分更深了,或者说在少年懵懂的时候又多了一份莫名的情分在里面;那个时候家里来朋友和奶奶开玩笑说,小城和小婵挺般配的,长大了干脆让他们成亲算了,虽然大人们都没有当着他们的面说,但是顾城说那个时候偷听见了后,心里总是美美的;
  而小婵什么都不知道,还是一如既往的对哥哥十分依赖,总是竭尽撒娇、撒野之能事,让哥哥宠着她,疼着她;哥哥的训练很辛苦,小婵总是拿着自己的零花钱买上一根冰棍,5分钱的那种,然后去体校的训练场看哥哥踢球,把冰棍给哥哥吃,顾城说过那是他觉得最好吃的冰棍,于是就你一口、我一口地吃;吃的教练过来踢他、骂他,为这小婵还咬了那教练一口;
  小婵对哥哥的球技是很佩服的,我曾经假装生气说,就你哥那点本事,要不是我在前面给他顶着,他有那么轻松么,小婵就跟我生气了,害得我签下请她吃了一个礼拜冰激凌的条约,才放过我;
  我问过顾城,为小婵打过架么,顾城说那当然;以前体校的孩子可坏着呢,小婵每次去看他们训练,他们就故意把球往小婵这踢,然后过来起哄,然后还骂小婵是顾城的跟屁虫,很多次后,顾城和他们耿了很多次,都忍住了,一次训练的时候有个孩子去拣球的时候又冲小婵不知道叨咕叨咕什么,顾城冲上去就是一飞脚,把那孩子的鼻子给踢断了;事情闹大了,那孩子家长非要又个说法,顾城也没办法,被体育班给开除了,幸好叔叔在县里认识人,还能混个学校参加中考;
  为这事,小婵好长时间不敢提,她怕哥哥怪她,而顾城也从来不说这事,直到后来我们毕业那会,顾城喝多了和小婵说,妹妹,要是那个小子敢欺负你,哥哥肯定饶不了他;小婵才知道哥哥根本早就忘了这事了;训练是不参加了,但教练特喜欢他,经常让他过来练练,于是剩下的日子很平淡,礼拜天(那个时候上课上六天,休息一天的)顾城就会拉着小婵去体校踢球玩,平时就各自住校,而小婵总是喜欢往哥哥那里跑;而顾城的想法也有了一些变化,他想上高中,靠大学了
  小婵初二的时候,那个时候流行写信,于是兄妹俩就开始写信,多年后顾城拿出小婵的信给我看过,首先信纸上贴这很多古装的美女,什么翁美玲了,什么绝代双娇了,还有贴一些歌词(12折页的那种),然后就是一些互相嘻嘻哈哈的问候的话,那个年代要的不是内容,是一种寄托;
  日子似水,直到有一天出了一件事,让顾城又尴尬、又失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米米

 作者| 发表于 2008-1-11 12:55:5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婵顺利地考上了高中,顾城也进入了高三,学习非常紧张;在每个周末的时候,顾城很少去踢球了,他们兄妹俩总是去学校自习;顾城说那是刚进高三,有回自习的时候,小婵突然说肚子疼,顾城说是不是吃什么吃坏了,去上个厕所吧;小婵起先说不用,后来突然猛地就往厕所跑,没多久,顾城就听见了小婵的哭声;</P>
  顾城想也没有想就冲进了女厕所,眼前的景象吓坏了他,小婵蹲着,周围有很多粘着血的纸,裤子上也又很多血迹,她还在不停的擦,边擦边哭;看见顾城进来了,哭的更响了,嘴里含糊地说,哥哥我快要死了,快要死了。。。。。。顾城蒙了,脑子刷白了一会,后来他说过那时的他感到非常恐惧,紧接着的反应就以一把拉起小婵,拉上裤子,背起就往医院跑;学校离医院不算远,冲进医院的大门,顾城就大喊,救救我妹妹、救救我妹妹,很是激动;小婵也说过,那时候什么都不懂,很害怕,但是在哥哥背上的时候,她反而不怕了;医院的医生把他们兄妹带进急诊室,然后顾城就把前前后后的情况说了一下;
  医生叫来一个护士带小婵进了里面的屋子,顾城一把拽住医生的手,接连问,我妹妹怎么了?会不会有事?会不会死?你们一定要救救她,说着说着居然就哭了;医生说没事的,你们家大人呢?回去把你们家大人叫来;顾城愣了一愣,那种恐惧感又强烈地涌上来,一下就跪在医生面前,我给你磕头了,你一定要救我妹妹。。。。。。医生笑着说快起来,你妹妹不会有事的,快回去把大人叫来,啊;顾城去了姑妈的单位,叫了姑妈,在路上和姑妈说了,姑妈说城城别怕,你妹妹是长大了,女孩子都是这样的;
  到了医院的时候小婵已经出来了,也不哭了,顾城说,感觉和小婵突然很远的感觉,但只是一瞬间的感觉;医生和姑妈低声说着什么,顾城仿佛听见医生叹口气说,这两孩子还真可怜,本来女孩子到了这个年龄,应该都是妈妈来很关心的;
  去姑妈家的路上顾城一个劲地问小婵,还疼么?还流血么?小婵不说话,只是点点头,姑妈在一旁说小婵不会有事的,女孩子都会有这个的;顾城笑着和我说这事的时候,还能看到那种尴尬;
  回去后,顾城似乎懂了一些,把生理卫生的书翻了又翻,才明白了小婵是初潮来了,也难怪,那书发下来后就没上过课,谁知道呢;有天晚上,顾城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的妈妈了,梦里妈妈的样子很模糊,梦的妈妈把他们俩个都揽在怀里,给他们讲故事,后来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站在了悬崖上,后面好像又很多人在追,好像还有爸爸的声音,梦里的妈妈拉着他们俩就跳下了悬崖,顾城一下子就惊醒了,浑身大汗;
  看着天花板,顾城想妈妈了,他不知道妈妈长什么样子,奶奶说那个时候他只有几个月,还没有断奶,顾城又想到了爸爸,又想起了奶奶说的小婵的身世,又想起了这几年来失去父亲后他们兄妹俩相依为命,又想起了前几天小婵的事情,他知道妹妹长大了,是个大女孩子了,想着想着有种失落感爬上心头,想着想着又睡着了;
  而小婵的变化也是显而易见的,顾城说那段时间,妹妹不再象以前一样老是粘着他,总是一个人傻傻的发楞,顾城总想去和妹妹说些什么,但不知道怎么说,有天晚上做作业的时候,小婵突然哭了,哭着对顾城说,我想爸爸和妈妈,学校里开家长会的时候,他们都又爸爸妈妈来,我没有;顾城猛然间感到一阵心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米米

 作者| 发表于 2008-1-11 12:57:16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几天姑妈天天给小婵喝红糖水,做猪肝蛋花汤,多年以后,顾城每到小婵那几天的时候,总是给她做这个,小婵说她哥真笨,只会弄这些,其他什么都不会,但是表情是甜蜜的,我也知道小婵每次都喝的很开心,很幸福;
  高三的学习是很紧张的,同时顾城还是校足球队的,每天下午还要训练,所以陪小婵的时间渐渐少了些,小婵也真正长大了,她知道哥哥一心想考大学,也很少去打扰顾城,小婵在的学校是县重点,而顾城的学校不是,小婵就经常问他们学校高年级的学生拿一些他们学校的复习资料给哥哥,顾城的成绩也很好,再加上他还可以足球特招,很有希望考上重点大学;
  而每个周末的时候,他们都会一起去姑妈家,晚上顾城总是带小婵去逛县城的夜市、吃小吃,买一些小婵喜欢的饰品,他们结婚的那天,小婵头上戴的居然是顾城第一次送给她的发卡,顾城已经忘记多少钱买的,在哪买的了,小婵却把它当宝贝一样藏了十四年;这让我们这些朋友非常感动;
  通过他们兄妹告诉我的,我可以想象到在那个小县城的周末,顾城骑车带着小婵,在大街小巷穿来穿去,一路笑声;据说顾城还带小婵看过一场立体电影,是在电影院门口每人领付眼镜,看的他们兄妹啧啧称奇,虽然花了两块钱;  小婵的小姐妹们总是非常羡慕她有个这样的哥哥,在她们在一起时,说到顾城,小婵总是很幸福的样子,她也曾经和她大学最要好的女生说过,虽然没有爸爸妈妈,但是有哥哥,哥哥就是她精神的支柱,在她没有嫁人前,哥哥就是她唯一的亲人,生命的全部;
  那年春节的时候,姑妈带着他们俩去了一趟省城的铁路局,在顾城的记忆中见了很多人,有一个李科长的,和爸爸是认识的,关系也不错,拉着顾城的手说,小城啊,你回头填报志愿的时候,一定要把上海铁道学院(就是现在的同济大学)放在最稳的志愿上,那样的话,你毕业后就可以直接进铁路系统,而且你是困难铁属,我们铁路局是可以给你做委培的;
  虽然顾城有自己的想法,他想上重点大学,但是还是答应了下来,而且看着姑妈象求爷爷告奶奶一样的跑来跑去,顾城不忍心;而小婵很高兴,因为姑妈希望他们俩都能上铁道学院,进铁道系统,那样的话,她就不会和哥哥分开了;
  回来的路上,姑妈告诉顾城说,你已经是大人了,有些事情应该告诉,你爸爸辛苦了那么多年,留了一笔钱给你们兄妹,加上后来房子和铁路局补贴的,都在姑妈这儿,这是你和小婵念大学的钱;等你考上大学了,这钱就给你管,顾城默默地听着,看着姑妈也日益苍老的面庞,感觉到身上的担子更重了;
  转眼到了春天,离高考越来越近了,顾城去县里体校办了特招手续,参加了特招考试,接下来就准备安心温习,迎接高考了,正当全家人都以为日子就这样平淡地过下去的时候,顾城出事了,而且是件大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米米

 作者| 发表于 2008-1-11 12:59: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

  起因是一封情书;
  一个周末,兄妹俩逛完街回到姑妈家,准备做作业,小婵将从自己学校高年级学生那里借来的复习资料拿给顾城后,自己就洗澡去了,顾城拿起资料的时候,一个信封掉了下来;信封是以前那种很青春浪漫的感觉,正面写着“高一(3)班,顾婵收”的字样,反面写着“私人信件,别人勿拆”,而且还没有拆封;顾城有点纳闷,也许是那个私人勿拆几个字左右了顾城的思绪,他偷偷的拆了;
  那是一个高年级的男生写给顾婵的情书,在那个花季烂漫的年代,诉说自己对顾婵的爱慕之心,信上还写了他不怕拒绝,不怕竞争,他会坚持等等;顾城看了有种莫名的气愤,在偷偷把信处理好放回顾婵的书包里后,那个晚上他失眠了;
  一次我们大学兄弟几个毕业后一起喝酒的时候说起这事,我说你大哥你实际上在知道小婵不是你亲妹妹后,对小婵的情意就不仅仅是兄妹了,只不过那时候你也小,不懂,要不然也不会为这事郁闷,甚至于去打人和被打;顾城起先不说话,连喝了三杯,看了看天说,也许吧,那个时候感觉真的很难受,我不想告诉小婵她的身世,所以很憋的荒的感觉,不过再怎么说我们是兄妹,我只希望她能无忧无虑,开开心心,读好书,上好学,如果小婵长大了,能有一个男孩子,一辈子对她好,那我这个做哥哥的也就算是满足了,那个时候的想法就是这样;
  那封情书在顾城脑子里转了很久,终于憋不住了,有天下了晚自习,顾城去了小婵的学校,兄妹俩在学校的门口的花台边站着,小婵还不知道啥事,顾城学着大人说,婵婵,你还小着呢,感情上的事情长大了再说,现在要读书;小婵起先一愣,后来明白了,先是咬着嘴唇怔怔地看着顾城,看了很久,眼泪就出来了,没有大声的哭,只有很怨恨的眼神,突然甩出一句:你凭什么偷看我的日记?!转身就跑了;
  顾城一下子傻了,她知道小婵有记日记的习惯,但从来没有去看,更不会偷看;小婵后来也说过,其实她在哥哥面前是最纯真的,那个年代记的日记都是些少女情怀的东西,也算是一些隐私,不想给任何人看;后来知道了这是一场误会,收到情书小婵不是第一次了,她的做法很简单,看了就扔,然后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那天那封情书,那个男生偷偷塞她书包里,她自己还不知道呢;而小婵的日记上记着很多和哥哥的事情,也提到自己心中白马王子就应该象哥哥这样的男生,甚至于恍惚中表达了对哥哥的依恋;小婵以为哥哥偷看了她的日记,误会了;
  好几天,小婵不和她哥哥说一句话,周末小婵也第一次住在了学校,没有去姑妈家,这让顾城内心很不是滋味,继而有种愤怒和冲动,在误会还没有澄清前,顾城认为是那个男生的过错,于是一天晚上,顾城找到了那个男生;
  “我警告你,以后不要去找顾婵,不要影响她,否则我对你不客气!”顾城一见面就恶狠狠地说
  “你他妈是谁?跟老子玩这个?”那小子一身痞气
  “你他妈管我是谁,你要是再找顾婵,我他妈就揍你”顾城热血冲头
  “你有这胆量嘛,跟我耍横?别看你人高马大的,你还嫩,我告诉你,我表哥可是。。。。。。”
  那小子还没说完,顾城的拳头就到了,几下就把那小子放翻在地上;
  “有本事你追顾婵去啊,没本事就来打我,我跟你没完。。。。。。”那小子擦着鼻血跑了,撂下一句话,显然他把顾城当作追顾婵的其他男生了;
  顾城想原本事情已经结束了,实际上才刚刚开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米米

 作者| 发表于 2008-1-11 13:01:2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章

  后来的几天小婵依然不理顾城,而且还知道哥哥来他们学校打架了,就更生气了,这是顾城记忆中很少出现的情况,他似乎有些慌乱了,几次去学校看小婵,都没见着,又是周末,小婵依然还没有回家,只是告诉姑妈说快中考了,在学校复习;
  礼拜天的晚上顾城憋不住了,又去了小婵的学校,还没有进学校的大门,突然几个身影从黑暗中串了出来,挡在前面,对面大概有5、6个人,顾城隐约中看见了上次被他打的那小子也在里面,顾城只听见那小子说了一句,就是他,还没有反映过来,棍子就像雨点一样扑了上来;
  在大学的时候,我们兄弟在一起也打过很多架,真把顾城惹毛了,打架下手还是很狠的,而且顾城有身体,所以在我的记忆中,顾城打架很少吃亏;但顾城告诉我,那次他亏了;不过继而就笑了,其实不亏,被人打了,但是和婵婵的误会没了,挺好的;
  5、6个人就把顾城围着,拿着自来水钢管和报纸包的钢筋狠命地砸向顾城,嘴里还夹杂着“打死这个杂碎、往死里打。。。。。。”;而顾城也只能保护自己头,身子已经麻木了,混乱中他顶住了个子比较小的一个家伙,用劲顶到了墙边,不顾其他人再怎么打,突然大吼一声,一膝盖顶在那小子的小腹,随即抓住那小子的头发,用劲朝墙上砸去。。。。。。也在这时,顾城感觉头上砰的一声,眼前一黑,感到头上有粘粘的东西流下,倒了下去。。。。。。
  那个时候的顾婵正在上晚自习,后来小婵也说那天有点心神不宁,她吃晚饭的时候看见追她的那个小子和几个社会上痞子气十足的混混在一起,直到她同学慌张地冲进教室喊到,顾婵,你哥在门口被打了;后来小婵说起这事的时候总是想哭,而顾城总是在一边笑,小婵说当她看见哥哥躺在地上,身上都是血的时候,第一感觉就是天塌了,然后就是感觉到胸口又巨大的压力,压得她透不过气来,再后来她晕了过去,自己也不知道了;
  同学来了、老师来了、姑妈来了、警察也来了,顾城第二天醒过来得时候感觉到浑身都动不了,哪动哪疼,睁开眼就看见了小婵,两个眼睛想桃子一样,而小婵看见哥哥醒了,又大哭起来;
  警察把事情定性为恶性流氓斗殴,要拘留,后来听说被顾城砸伤脑袋的小子是某公司的大老板,花钱把事情搞定了,而顾城的叔叔也是四处找人,后来说顾城还是在校学生,交由学校处理,学校给了顾城个记大过处分,这事才渐渐平息下来;
  顾城说那段在医院的日子很开心,小婵又理他了,而且每天都来陪他,就是经常头哦图的掉眼泪,后来居然还学会了做饭,说医院的饭菜难吃,每天都给哥哥煲汤,吃的他长了好几斤膘,小婵煲汤的手艺在我踢球骨折的时候也有幸尝到过,确实不错;
  我想,这件事情给小婵的刺激是巨大的,她说在医院那会问医生问的最多的就是哥哥会不回有事,会不会又什么后遗症,和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也说那次着实把她吓坏了,她不能没有哥哥,事实证明小婵的担心是多余的,顾城很快就恢复了,出院那天,兄妹俩美美地去街上吃了顿好的,那天,离高考还有整整两个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米米

 作者| 发表于 2008-1-11 13:05:42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下来的两个月是平淡的、也是紧张的,据说那个追顾婵的小子曾经找过顾城,说是不知道他的顾婵的哥哥,要道歉请吃饭,被顾城淡淡的拒绝了;
  那个时候的高考还是考7门功课的,压力也挺大;顾城每天晚上都复习到一两点,而小婵也不睡,把着扇子给哥哥扇风赶蚊子;7月的7、8、9三天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期待,也是终点;而顾城添自愿的时候,也没有按照姑妈的意思,只是添了铁道学院的一个大专,一本、二本都是自己喜欢的大学;心想如果真不行就是铁院,去铁院的目的就是早点工作,两年的大专差不多了;
  9号考完那天顾城就拉着小婵回了趟乡下,由于高考的准备,清明的时候也没有去看看爸爸;小婵说那天顾城在爸爸面前说了很多,说想爸爸、说想妈妈、说会对小婵好、说大学梦、说小婵的将来。。。。。。小婵就静静地听着,他从来没有想到哥哥会有这么多话说,而顾城说着说着就哭了,小婵说,那是她第二次看见哥哥哭,第一次是父亲下葬的时候;小婵不知道怎么安慰哥哥,就紧紧拉这哥哥的胳膊,一起掉眼泪;
  7月底的时候,顾城拿到了录取通知书,通过特招加分,他上了一本的线,那天晚上姑妈做了好多好多菜,顾城叫了好多同学来吃饭,也请了老师,县里教育局也送来喜报,并把那个记大过处分从档案里撤销了,顾城那天笑的很开心,她没有辜负爸爸的期望,当年爸爸不顾奶奶反对和家境,执意把两个孩子都供上学,就是为了他们能上大学,现在爸爸的可以放一放心了;顾城那天和小婵说的最多的就是,你也要努力,后年考上学;
  小婵说过,在哥哥拿到通知书的那天起,她就下定决心,一定要考上大学,而且一定要考哥哥在的学校;
  接下来的日子和其他孩子一样,兄妹俩在家里收拾这收拾那,总是感觉还有什么没有准备,他们的叔叔也很高兴,暑假的时候带着他们兄妹俩去了趟杭州,游山玩水;小婵在灵隐寺给哥哥求了一个签,说是上上签,富贵命,其实还是蛮准的,顾城毕业后经过自己的努力,很快就爬上金领阶层,后来去了加拿大又合伙和朋友开了家公司,很是富贵;在灵隐寺小婵还给哥哥开光了一个檀香的珠链,那个珠链一直戴在顾城的左手腕上;
  送哥哥上火车那次,小婵哭的很伤心,而顾城就一个劲的安慰她,让她一个人要会照顾自己、不要老给姑妈添麻烦、要认真学习什么的,火车开了小婵还跟着火车跑,边跑边哭,姑妈和叔叔在后面生生地拉着;顾城回忆说,那天看着车窗外的小婵,猛然有种离别的感觉,兄妹俩在一起十几年了,第一次那么长时间的分开,而且当时也不知道小婵将来考到哪里,心里确实酸酸的,不过想想这就是人生吧,也只能一个劲的挥手,只感觉人越来越小、站台越来越远、眼睛有些模糊。。。。。。
  顾城说过,她原本的打算就是四年平淡的大学,回老家找份好一点的工作,供妹妹上大学、读研究生、读博士、然后出国,我问他为什么要这样想,他说妹妹过得好,就是他过得好,他要尽自己最大的能耐让妹妹过得好,就这么简单;他说这话的时候,我看着他的眼睛,很清澈,很坚毅;我无语,举起酒杯,兄弟,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米米

 作者| 发表于 2008-1-11 13:07: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章
      93年夏天,顾城和我进了大学,他在计算机系、我在经济系;其实顾城是个很低调的人,那次新生杯的比赛他没有报名,而是他的一个老乡和他们系的体育部长认识,推荐的,他们系里在训练的时候就叫上了他,一场训练下来,他就把队友征服了,以后的4年,他不仅是计算机系的队长,从大二起,也是校队的队长;
  开始我和顾城的交往不是很深,只是在训练的时候交流的比较多,当时校队还有一个从山东来的队员,打的是后腰的位置,我和他关系特好,有回我和他一起吃饭的时候,正好教练给计算机系训练完和顾城路过,就和我们一块坐了下来喝酒,教练说你们三个是校队历史上比较出色的,希望能一起把学校的足球水平带一带,打出好成绩,之后才和顾城有深入的交往;
  我们都是从外地来的孩子,在上海都没什么朋友,所以很快我们三个便打成一团,在后来有一天,为了抢场地踢球,我们几个和几个东北的小子干上了,晚上挨打的那小子叫了一帮东北帮过来找我们麻烦,结果一看起头的是我们校队的主力前锋,我们给他的绰号就是东北,架是打不起来了,于是一伙人拉着场子喝酒,顾城酒量确实厉害,深不见底,把东北灌得怎么回去得都不知道,那天我们4个人喝了很多,说了什么结拜兄弟,当时顾城老大、梁子老二(就山东那小子)、我老三、东北老四,最后喝高了,就顾城一个人还有点清醒着,把我们一个个送回去,然后自己回寝室;
  大学得日子是很无聊得,我们除了上课、踢球,就没啥事了,不像现在网络这么发达,那个时候电脑还都是286的,于是学跳舞、打牌和谈恋爱就成了业余生活重要的部分;而校队在那年的4校新生邀请赛上拿了冠军,我们教练喝高了,搂着顾城和我说了很多,把教练送回去的那晚,回来的路上借着酒意,顾城说了很多,后来我知道他是想小婵了;
  初见小婵是在相片上,有天我去顾城寝室玩,小婵给她写信了,他边看边笑,我和二哥就笑他,是不是家乡的媳妇写来的,顾城说,什么媳妇啊,是我妹,还把那天小婵寄来的相片给我们看了,相片上的小婵很漂亮,穿着白色的裙子在中学门口拍的,二哥立马开玩笑说,不做你兄弟了,改做你妹夫,被顾城笑着打出门去;
  在我们都知道顾城是孤儿后,很多时候在他面前都不提这事,而看的出来,顾城很在乎小婵,每次给小婵写信总是想好久写一句,那个时候我们就开玩笑说,老大你有恋妹情结,只是大家都不知道小婵的身世,只觉得他们兄妹俩相依为命那么多年,这样深的感情是应该的;
  那时候大家的关系只能用密切来形容,而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兄弟,是在寒假快来的时候,我们四个人在校外和当地的小流氓狠狠地打了一架,当时对方有十几个,老二和东北都挂了彩;之后警察来了,我们逃回学校,那晚,我们怕警察找到学校,几个人都不敢回寝室,大冬天的,躲在操场看台后的一个角落里,瑟瑟发抖;半夜的时候,我偷着去前门的小酒馆买了几瓶红星二锅头和一些花生米回来,我们四个人就席地而坐,聊了很多;顾城就我们说了很多他和小婵的事,看看天空,说真想家,接着喝酒;那一晚,老二和东北说着自己的事,都哭了。。。。。。
  后来那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寒假回去的前两天,顾城特兴奋,和我们说他家怎么怎么好,问我们愿意和他回去不,我们说算拉,这等着回家过年的,明年暑假吧,我们都开玩笑说,明年暑假跟你回去,见见你那如花似玉的妹妹;顾城那个时候就嘿嘿直笑,说小婵要是知道我给他一下带回三个哥哥来,肯定开心的很;
  寒假过得很快,一转眼又开学了,一直都是以为大一暑假和顾城回去能见到小婵,没想到小婵自己先跑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