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州网

客服热线0772-4360008

商务热线: 18978212929

象州网 网站客服

开启左侧

[工作生活] 一个流乞女子的风花雪月

[复制链接]
查看 : 2168 | 回复 : 11
华丽DE低调 发表于 2008-3-5 21:2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

一个流乞女子的风花雪月




晚上九点,我会如时出门,去南湖吃些东西。南湖是我居住的地方最宽的街道,全镇的物业管理所就座落在那里。物业所管理所的下面白天是热热闹闹的摊子点,傍晚以后,摊主收拾了货什,就有几家夜宵摊陆陆续续摆上来。

这里区格于其他乡镇的地方就是距离县城不远不近。近的人们都赶着县城消费,远的又嫌往返劳累,便显得恰到好处了。有头脑的老板们就趁机摆起烧烤摊,吃的人越来越多。随后,又有了饺子、田螺、马肉、麻辣烫等小吃。久而久之,竟成了小镇一道亮丽的风景,是夜间休闲消遣的好去处。

小镇是史上小有名气的古镇,沉淀许多汉文化的精髓,又拥有十分灵秀的山水。在这出生的女孩都多半是灵巧妩媚,很是养眼。我在镇上的政府部门上班,工作闲情雅致。下班后无事,总是上上网,晚上九点出门吃些东西。一个人的时候,我会选灯光不太刺眼的地方,靠在物业管理所的砖柱,静静地瞧着三三两两走过的女孩,看着他们轻颦巧笑。

偶尔也会带上女孩子同往。当然也都是在政府各部门上班的。邻座常有从村下来的男女,吃东西啧啧有声。啤酒也是一打一打的叫上来。而我们只会一两瓶的叫上座,两三个精致的菜。吃已经不是我们生活的需要,而是一种生活的态度。看着身边的女孩,轻嚼细咽,语笑嫣然。那是一种绝佳的约会方式。

与我们这些上班族的悠然优雅相比。那些流浪的乞丐就象饥饿了几天的小老鼠,趁着夜色渐深,从黑暗的角落冒出来,散落在夜色中。这世界到处常见这类流乞。开始时候是在城市,他们小心翼翼地观望、寻找目标、掠取食物。但呆久了,很快有人出来,指着他们的鼻梁声称影响市容。于是在某个夜深无人的夜晚,他们莫明其妙地被一些陌生人强行拥上车,然后,丢在远的市郊。扬长而去。只是他们没有来得及,也有没机会想通其中的细节,只好习惯使然行使他们的生计手段。呆在郊区不多久,同样类似的事情再度重现,他们又被送到更远的农村。一站一站,一路行乞。

我的目光轻轻掠过这些流乞,他们都有健全的四肢,不去找苦工真是一种可惜。我鄙夷地想。她就是在那时进入我的眼帘。由远而近,寻寻觅觅,又似畏畏缩缩,与南湖的夜景格格不入。和许多流乞者一般,因为营养不良,脸色在昏暗的光线下,未洗过的脸更显得灰暗而无光泽。浑身破衣条散乱,随走动而乱颤。目光在游离不定,黑白很分明,依稀看出清秀的轮廓。

她渐渐趋近,眼珠不停的转动,在寻找着食物。邻座两个黄发的男子对着她吹了个口哨,“这乞丐,带回去洗也能过一个夜晚了。”他们对视着笑起来,声音很放肆。女子低着头,眼睛盯着他们脚下丢落的半只鸡腿。一脸的渴求,又瞥着那两男子,似感到了危险。犹豫不决是否过去。

最终还是抗拒不住的引诱。她蹑手蹑脚过去,飞快地捡着那半只鸡腿。其中一男子飞快的抓住了她的手,猥亵地笑着,“到我家里去吧,那里还有好多的鸡腿。”那女子惊慌失措起来,眼见着无法挣脱。张嘴往男子的手咬去。男子看着她满口牙就要咬上来,急忙松手放开。愤愤地骂了几句。

被他一下子放手,女人顺势就倒向我们这边来。女友厌恶地起身躲过一边轻轻地用手捂住了嘴巴,似乎极力的忍受女人长年未洗散发的气味。我见状忙用手把那女子推到一边,在推她时没注意有什么东西掉了出来。

我叉身站在她前面,用手指远处,“到一边去。”她惊恐地用手抱着腰,畏缩着后退,刚转身去一会,又回头。似乎在寻找着什么。我见她又回来,大声地说,“不走等着我赶你啊?”她闻言颤栗了一下,不敢上前,眼睛却一直往我们这边瞄。

女友扯着我的衣角说,“她掉了东西了。”我低头看,有个黑乎乎的东西落在脚下。依稀看出是个手蜀。我捡了起来往她丢了过去,她紧张地接着,却未能接住,手镯“叮”地一声落地的声音。手镯一下子摔成两半。

已经是临近农历的十五了,月光依稀地照着她的脸。她蹲在街道中间,双手紧紧地攥着摔成两半的手蜀。眼眶中似有泪花涌动,抢回来的半只鸡腿掉在她身旁。过了好久,她才站了起来,把摔了的手蜀塞到贴身处。然后捡起了鸡腿,慢慢地走开。

她走后,女友突然惊呼起来,“我知道这个女人。”我更惊讶,“你怎么会认识这女人?”我一阵纳闷。女友继续说“那个算是被卖在我们三里的女人,我在网上听说过的。”

后来,我才知道。她原本是个外地打工的女子,在年纪轻轻的时候,和许许多多年轻爱幻想的女孩一样,遇到了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于是,夫唱妇随,嫁到了我们三里。回来后,丈夫却渐渐迷上了赌博。劝阻无效,在愈陷愈深后,因无力抵赌资,在赌桌上把女子输给了另一赌徒。最终被丢弃,流落在这街头上,以行乞为生。

故事开始应是极其浪漫感动的。若非如此怎么背井离乡,随着丈夫远走到陌生的地方。过程应是荡气回肠的,若非如此,怎会如此情节急转而下。结局却一下子人风起云涌到风消云散,以惨淡的方式草草收场,连反诉、倾诉、依托、求助的支点都没有。若还有的,应是留在手蜀上残存的回忆吧。若非如此,又怎么以一下以拾取垃圾为食的行乞者,还会惦记着一只手镯,会流露人原本温热的情感呢?

这个月光的影射下,捧着摔成两半的手蜀和一点无力挣扎的记忆。所有曾经的风花雪月只是记忆中零乱的寄托吧。

第二天,还是同样的月光。我和女友一如既往地坐在昨夜的地方,悠然优雅地吃夜宵。吃到一半时,突然看到昨夜那女子在街的对面,身影畏畏缩缩,又似在寻寻觅。我突然觉得有点怜悯。

我叫了烧烤摊的老板,要了四只烤鸡腿。然后径直走过街道,走到行乞女子前面。她看到我走近,畏缩着后退。我说,“拿过去吃吧。”她看着我,眼光中已经没有了昨夜的涌动的泪痕,却带着明显的恐惧。

过了一会,目光才平静下来。她最终没有拒绝住这四只鸡腿香气诱惑。接了过去,见到我表情没有恶意。便迫不急待的往嘴里塞。

我回到座上时,烧烤摊的老板表示了一脸的困惑与不解。我也不由地想,我这是在表示昨夜的歉意吗?还是对于她那过往风月的叹息?或者就是潜移默化之中形成的世俗的优越感而表示出对弱势群体的悲悯?

我自己也说不清。每一天都还在如期坐在这个角落,看着身边走过红男绿女的巧笑倩然。只是那晚之后,我再没有再看见过她。应是在夜深人静地时候早被某些人送到更偏远的地方了吧。天气渐渐冷起来,在他乡继续行乞的她。只是不知道她身上还留着那带着记忆的手镯没有?那手镯能否温热她随之季节变深而渐冷的心窝?在更远的地方,还会不会有那样的夜晚,有人记得她曾经的风月。或许在那里,风月早就已经被尘封。

amwwkhhje

发表于 2008-3-6 06:01: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清风

发表于 2008-3-6 06:51:52 | 显示全部楼层
:hz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米米

发表于 2008-3-6 11:06:27 | 显示全部楼层
:we :we 所有曾经的风花雪月只是记忆中零乱的寄托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清风

发表于 2008-3-6 14:31:23 | 显示全部楼层
言情小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华丽DE低调

 作者| 发表于 2008-3-7 15:4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清风 于 2008-3-6 14:31 发表
言情小说????????


只能算是一篇随心而叹的散文吧。

我在一个叫三里的小镇生活,去年下半年就来了那个求乞女子。我们地方的论坛还为此事引发了一个热贴。知道女子来由时,突然觉得很悲衷,就写了这篇文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南南

发表于 2008-3-7 15:48:57 | 显示全部楼层
:La 原创怎能不加分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华丽DE低调

 作者| 发表于 2008-3-7 16:0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南南 于 2008-3-7 15:48 发表
:La 原创怎能不加分呢,,,,


:funk:这版块不是专发原创的吗?

加不加分,应该是看文章而加的吧。。
未命名.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张乾浅

发表于 2008-3-8 01:18:37 | 显示全部楼层
作品没有写出她的风花雪月啊???


三里不是武宣的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蜗居南宁

发表于 2011-10-20 08:58:46 | 显示全部楼层
无论如何先顶贴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