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州网

客服热线0772-4360008

商务热线: 18978212929

象州网 网站客服

开启左侧

[工作生活] 再见!武宣

[复制链接]
查看 : 1636 | 回复 : 11
扬花 发表于 2008-3-13 16:56: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

    武宣的最后一站,我留给了百家惠的那个男人。于是带着猪逛完武宣街后,我们走进了百家惠超市,而我的思绪此刻也回到了从前……

        075月,初夏的武宣已经非常热了,我和芳姐一人抱着一摞公司的开业传单沿街发放。芳姐一头卷发,其中几缕挑染成黄色的掺在其中特别显眼,每天早上她都要花半个小时以上的时间弄头发,所以总是抱怨这卷发难打理。粉红色的短袖衬衣收腰部分恰到好处的把芳姐的小蛮腰体现出来,浅蓝色的牛仔短裙显得双腿更加修长,脚穿白色细跟凉鞋,右手撑着一把紫色碎花遮阳伞,芳姐这身打扮实在不适合到街头发传单。再看看我,头发扎起马尾、张扬的T恤衫(在东莞时跟男朋友一起买的情侣装,每次一起穿出去都会引来路人的目光,满足我极大的虚荣心)、牛仔裤、拱北口岸地下商场买的运动鞋,风风火火。我没有撑伞,太阳晒得我有些浮燥,呼吸时仿佛可以闻到血液的腥甜味。我就这样漫不经心地跟芳姐沿着城北路一路向县城中心给武宣的群众发传单。用XH的话说:用我们的传单铺满武宣城!

    城北路两旁没有花圃,都是树干很粗壮的芒果树,由此看出这些树都是有一些树龄的,至少不下十年。这让我想起了珠海,珠海街道的芒果树也是很粗壮。而象州前几年也在某些街道两旁种起了芒果树,但芒果的命运都没有这两处的好,往往刚长到两指那么大就已经惨遭毒手,因为小孩子太调皮了。快到图书馆时我回头看了一眼,芳姐在跟一个三十多岁穿西装的男人在说话,时不时还用右手指指男人手上的传单,她在给这个男人做解释,但是这个男人醉翁之意不在酒,始终只盯着芳姐看,遇上个美女发传单,怎么着都调侃一下吧,而且我相信芳姐就是有这种魅力。我偷笑了一下,继续往前走。一个阿姨提着菜篮走过来,篮子里的蒜叶伸出来一大截,可能是天气缘故,叶子蔫蔫的,没有一丝生气。阿姨到我身边时看了我一眼,我习惯性地微笑,然后抽出一张传单递给她说:阿姨拿张传单回家看看吧!阿姨接过传单瞄了一眼迅速塞到菜篮子里,抬起头时发现我正注视着她,尴尬地对我笑了笑,我也只能摇摇头感叹了。

    “将军!”一声浑厚的男中音把我吸引过去,原来是一帮上了年纪的老人家在图书馆门前的芒果树下下棋呢。其实觉得武宣人的日子过得挺悠闲的,到处可以看到有人打麻将、喝茶、下棋,并且自得其乐。好像除了下棋的两位坐着,其它的人都是站着围观,有一个推三轮车卖水果的大叔还把车停在一旁,一只手扶着车把,另一只手比划着给被将了一军的人支招呢。我看见阳光透过树叶撒在这些人的头发上、身上,美得让我烦燥的心有了些凉意,美得我不忍心打扰。贪婪地看着这美好生活的一幕,意识到这是别人的生活,我的生活还要继续,我的传单也还要继续发。稍稍调整了一下心情,刚迈出几步走到芒果树下时,一个拳头大的芒果突然掉落在离我50公分的前面地上,把我吓了一大跳,我抬起头一看,一个89岁这样的小男孩正趴在四米多高的树上,双腿交叉着圈住树干,左手还拿着一个芒果,右手挠挠后脑勺勉强挤出个笑容看着我,“小朋友爬那么高,小心点哦!”说完我蹲下捡起芒果,因为我很好奇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居然没稀巴烂,甚至一点裂纹都没有。“我也要一张!我也要一张!”、“都有都有”,正当我要仔细端详手上的芒果时听到了芳姐的声音,原来她在给下棋的老伯还有围观的人发传单,“我们也有钱装修的啵!”我听到一个老伯说,“那是那是。”芳姐附和着,并露出她那迷死人的笑容。“姐姐,我想拿回我的芒果。”树上的小男孩不知道何时站在我身前,“喏,爬树好危险的,以后不要爬这么高了啵!”我把芒果递给小男孩说。小男孩接过芒果便跑开了。

    芳姐此时也走到了我身边,我们并排着往前走,“刚才那些阿伯讲你没发传单给他们,讲你肯定是看不起他们。”芳姐说。我瞪大着眼睛看着她说:“不会吧!我是看见他们这么聚精会神的,不想打扰他们啊!”“老人家不了解,没关系的,别放心上。”“好吧,早知道武宣人那么热情,是人我就发!”我愤愤道,芳姐无奈地笑了笑。这大热天的,我还想早点发完这手中的几百张呢!

    微笑、递传单、“拿张传单看看吧”,遇到有疑问的就解释,几乎是机械似的,城北路、百家惠、高立山、汽车站、东门塘,再回到华奇门口的转盘时,我们手中的传单已发得差不多了,人也累得不行,我提议到百家惠坐坐,芳姐因穿着高跟鞋走了那么久的路,脚一定痛得不行,自是满口答应。

    百家惠超市门口的椅子上都坐满了人,桌上大多堆满了东西,没有空出的位子,我们坐电梯上了二楼。若是平时我是很排斥上楼乘电梯的,现在人们运动的机会已经很少,走楼梯就当是锻炼锻炼,又不是十几层的高楼,但那天实在是很累。我们的运气还算好,刚上到二楼就看到有人从在过道上休息的椅子上离开,我便一个箭步冲上前坐下,顺便帮芳姐占了一个位。芳姐过来坐下后趴在桌上不出两分钟就睡着了。这是我最为佩服芳姐众多功能中的其中一个,无论何时何地,环境多么吵杂,只要有睡意就能睡着,根本无需音乐或是看报纸杂志之类的帮助催眠。

    我则显得百无聊赖,双手撑着腮帮打量着超市里的营业员,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无论男女,上衣都是统一红色的店服,左边胸口处印有“百家惠”,裤子也是清一色的牛仔裤,这样的穿着让人觉着青春,且充满活力,也许这正是商家的初衷吧。我倒是挺喜欢观察别人的,坐车或是吃东西的时候总是喜欢挑临窗的地方,这样能更好地观看窗外的人或是风景,哪怕这些人或物在自己眼中定格的时间只有一秒,哪怕这些都与自己无关。可我看到的是真真正正的生活。我不知道自己有这种爱好究竟是悲是喜。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在一个地方看着外面忙忙碌碌的世界,以及那些为生计或是别的目的奔波的人们,仿佛这些都跟自己无关,而当走出去后才发现,原来自己也是别人眼中的风景,也许在某扇窗后面也有一个人在注视自己。遗憾的是我总不能够很好的把自己观察到的东西用文字形式详细地写下来,我对此的解释是:我可能比较擅长感觉。

    所以当这个穿白色店服的男人出现在我视线里的时候,我只知道他不是普通的店员,而不知道怎么样去形容他,他走到收银员旁边帮着装东西,离我只有两米之遥,我清楚地看到他脸部的线条和表情,现在却无法用这苍白无力的文字表达出来。直觉告诉我一定要跟他说话!我撇下熟睡中芳姐走进超市里,可我要买什么呢?在短时间内挑东西,又不能随随便便拿,要主动跑去跟人家说话总不能拿些没品味的东西吧。斟酌一会后我拿了一只透明的玻璃果碗、两件内衣还有一包白猫超浓缩洗衣粉。一直以来都对碗情有独钟,源自小时候看过的一个电视节目,内衣和洗衣粉是刚好缺着的。我拿着三样东西走到收银处,收银员扫描、报了价钱,我付了钱后看着他低头把每一样东西装进袋子里,两件内衣去掉衣架后用黑色的袋子装着,果碗和洗衣粉都用了百家惠的白色袋子,不同的是果碗用了两个,“嗯,这碗你不用报纸包着吗?”我问,“没关系的,这袋子经用。”“可是我这人很调皮的,拿东西总喜欢甩,我怕一个不小心把碗甩出去就摔坏了。要是碗摔坏了,我来找你喔!”他把三样已经装好的东西再放到一个大的袋子里去,然后把袋子提起来递给我说:“好,如果碗摔坏了,你就来找我。”很奇怪地,我居然伸出两只手去接那袋子,我的指关节碰到了他的指关节,有一点痛,接着感受到他指尖传来的温度,不是很暖,和我一样,凉凉的,我没有颤抖。“嗯,谢谢你!”接过东西后我说,他微笑着点点头,我提着东西便朝芳姐走过去。

    芳姐此时还没有醒,我把买来的东西放到桌上,又撑起腮帮,可这次我只专心致志看着那个男人。大概5分钟后,芳姐醒来,睡了一会,已经不似刚才那么疲倦,看见桌上的东西后问我:“咦!什么时候跑进去买东西了?”我小声回答:“就拿了几样东西。我好喜欢那个男的!”我看了看那男的,芳姐顺着我的目光望过去,“他好像没你男朋友好。”芳姐瞄了一眼后说,“他和我男朋友不同,反正我就是喜欢他!”我和芳姐正讨论着,刚好这时那个男人腰间的对讲机响了,听不清楚说了些什么,只见他一边跟着对讲机说话一边往里走,直到消失在货柜的另一头。“我还没看清楚他呢,就走了。”芳姐咕哝着,我推推芳姐说:“那你进去看看,看看他怎么样。”芳姐整理一下她那头圈发和衣服后就起身步入超市里面了。不一会芳姐出来,我就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怎么样?”“这男人一看就是近视的,你喜欢的男人怎么都近视?”“我男朋友戴了眼镜,可是他没戴呢!”我辨驳道。“……”芳姐一时无语,“走啦走啦!人都不见了,买菜回去做饭吧。”“好的,那明天发完传单我又过来看他!”走到二楼楼梯口处赫然发现墙上贴着某些员工的照片,还附有名字、职务和编号。我和芳姐凑过去仔细地看着,就是没有他的!

    接下来的日子里有时间我总会跑到百家惠去偷偷看他,在离他远远的地方,故作泰然自若地挑东西,因为我怕别人识穿我的这个念头。这个举动俨然已经成为我在武宣枯燥乏味的生活中的一支兴奋剂,每每失意彷徨的时候及时给我注入能量,让我不至于在种种无奈和不顺心中迷失。可我总是不记得去看看墙上有没有贴出他的照片和名字。直到我离开武宣还是不知道他叫什么,也没再主动去跟他搭讪。

    半年后,现在,我又回来了。走楼梯上二楼,存包,拿着号码牌走进超市。我让猪自己到处逛逛,看看有什么要买的,然后一个人开始找他。除了他经常在的过一段短短的过道那边卖食品和家电的地方我没有去过外,都找遍了,就是没看到他,我想可能他上早晚班吧,或是他早已经不在这里工作了,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不然我就可以问那些穿红色背心的冬日店服的店员了。好了,如果是天意,我也无力抗争了。拣了两样东西,收银处付款,78块,拿小票盖章,领包。发现存包处的海报上写着消费满38元可凭购物小票办理积分卡一张,下意识掏出身份证和小票给递过去。“啪啪啪……”敲击键盘的声音响起,一个女生在输信息,“可以留你的电话号码吗?”突然她探出头问,“当然”我说,跟着报出我的电话号码,之后又是一阵键盘声。声音刚落,女生把身份证和办好的积分卡放到台面上说:“给,办好了。”“谢谢。”我把身份证和积分卡插进钱包后放进包里,站在楼梯口处等猪,我就站那面帖着某些员工照片的墙前面,我依然还是忘记回头看一眼。

    猪出来了,“没什么好买的”她说。“嗯,我办了张积分卡,这个超市的。”“不是信誓旦旦地说以后不再踏入武宣的土地了吗?”猪满脸疑问,“可能是想留给自己一个再来的理由吧。”这句话从我嘴里飘了出来,不知道是说给猪听的还是我自己。出了一楼,我看见前面停车的空地上一大片是身后楼房的影子,我抬手看了看手表,快5点了,要回家了。

    离开百家惠我和猪到XH的住处,等他简单收拾些行李后上了车,准备离开武宣回象州了。车子慢悠悠地在城北路上行驶,我看着车窗外的人行道,又想起跟男朋友还有芳姐一起发传单的情景,所有的事都还想昨天发生的一样。车子过了百家惠,我心里想着,可能再也不来这个地方了,我喜欢看的那个男人,我不知道他叫什么,不知道他的电话号码,不知道他住哪里,不知道他是不是武宣人,他的所有一切我都不知道,只知道他穿着跟别人不一样的白色店服,离开武宣前想再看看他,也许是最后一次了,然而我没有走完超市,又忘记再去看那面墙上是否有他的名字,我怎么甘心呢?我的确不甘心!“停车!”我大喊一声,XH应声一脚把车刹住,然后和猪齐齐转过头来看我,“我再到百家惠一趟,你们在这等我。”“我跟你一起去吧,我去买水”猪边打开车门边说。我拿了刚办好的积分卡跟猪一起再折回百家惠。

    拉着猪直接跑到下午来时没有去过的那个卖食品和小家电的地方,告诉她在水在哪里,我就毫不犹豫朝最里面的那个方向走去,总觉得他会在那个地方。是的,我走到摆水果那里,一回头,就看到他的背影了!大半年没见他,感觉有些模糊,可是再见,所有深藏在心里的关于这个人记忆全部都被唤醒了,哪怕见到的只是这个人的背影。我兴奋地跑去告诉猪我见到他了,猪抱着三瓶统一矿泉水跟我一起去看他,说要见识见识是什么男人让我变得这般神魂癫倒。我们走到他身后时他刚好回头,这回我又清清楚楚地看到他了。猪小声说:“也没什么啊!跟普通男人不是一样!”我撇撇嘴说:“我就觉得他不一样,我就是喜欢他!”说完我抓起一把珍珠米,米粒从我手指缝中慢慢流出,我只看着他和另一个店员把香满园的花生油搬到搬运车上。不知我抓到第几把米时,猪过来拖着我说:“看够了该走了,5点半了!回去还要6个多小时呢!”我双手紧紧抓住木头的货架不肯松手,目光始终没有离开他。猪的力气可真是大,用力拖了我一把,我感觉货架动了一下,回过神来,害怕把米给打翻了,只得松手,猪一看我松手,一股作气把我给硬生生拽走了,她另一只手还抱着三瓶矿泉水呢!拽我走到一半时还拿了一盘绿豆糕!

    我知道人也见到了,该没什么遗憾了,便不再挣脱,猪拿着积分卡去付款的时候,我竟自顾自地走到那面墙下,他的半身照片清晰地贴在右下角,照片上的他和本人一样,看着让人觉得满是活力,照片下他的名字以及职务和编号已经印在我的脑子里,我终于知道自己喜欢的人叫什么了。即使有天我忘了他长什么样,可我还记得他的名字,就已经没什么好困扰的了。

    我跟猪上了车,XH随后启动车子,这次是真的要走了。车上了武宣大桥,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所有在武宣经历的人和事像电影般在我眼前闪过:我和男朋友租住的房子、楼下的民工、绿城美食园、灰尘满天的西环路、木材厂、血浆站、石子路、躲雨时跟我说如果雨下到年底就给我买猪肉一起过年的三个阿姨、加油站、风炮补胎的老板跟他虎头虎脑的儿子、咏桦杂货店、杨浩宇小朋友、在巷子里骑单车的残疾男孩、强辉精工砖、金柜KTV、桂林米粉店、菜市场里卖太阳菜的大妈、百家惠、云龙广告、露友运动装备、马鞍山、锋源食府、水秀坊……

    武宣城离我们越来越远,最后消失在车后飞扬的尘土中。我挥一挥手,再见,副班长!再见,武宣!



[ 本帖最后由 扬花 于 2008-3-14 10:17 编辑 ]

扬花

 作者| 发表于 2008-3-13 17:06:02 | 显示全部楼层
2月27号,离开武宣.

[ 本帖最后由 扬花 于 2008-3-14 10:02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阿斯匹林

发表于 2008-3-13 19:3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朋友有空来坐坐爱交朋友的武宣帅哥欢迎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清风

发表于 2008-3-13 22:18:13 | 显示全部楼层
MM,多多注意保重身体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叼烟混饭

发表于 2008-3-13 22:27:31 | 显示全部楼层
:hzh :hzh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扬花

 作者| 发表于 2008-3-14 10:03:41 | 显示全部楼层
:'( 我爱大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伤心别离花

发表于 2008-3-14 10:25:39 | 显示全部楼层
对武宣不熟,路过很多次,没在那呆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扬花

 作者| 发表于 2008-3-14 12:23:13 | 显示全部楼层
:) 我不是很喜欢那个地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豪哥

发表于 2008-3-16 22: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只是去百崖槽旅游过2天而已。。。。。
还有什么河马。。。
嘿嘿~~~


都是路过县城而已。。::L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大灵通

发表于 2008-3-16 23:49:39 | 显示全部楼层
:hzh

不知道那个穿白色店服的男人看了此文会作何感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