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州网

客服热线0772-4360008

商务热线: 18978212929

象州网 网站客服

开启左侧

[资讯] 象州老人房间竟藏日本侵华证据 71年字迹依稀可见

[复制链接]
查看 : 2376 | 回复 : 0
象州新闻记者 发表于 2016-9-4 10:18: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

  铭记历史勿忘国耻

  象州发现日军侵华新证   老人房间墙上竟藏日军侵华证据71年

  抗日战争已经过去71年,尽管日本侵略者对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从未反省,但日本侵略中国的罪证犹存。9月3日是抗战胜利纪念日,让我们铭记历史,不忘国耻,奋发图强,圆中国梦。

  8月31日,听说象州县妙皇乡廷村一村民家中发现日本侵华时留下的日文题壁,笔者遂前往探寻,并在村民覃宝先居住的房间内的墙壁上看到了这些日文。

  村民房间内竟藏日军罪证

  最先告知笔者妙皇乡廷村保存有日文题壁的是妙皇乡路村村民韦中颖,而题壁正是在他岳父覃宝先家中。

  当日,在韦中颖的指引下,笔者一行来到覃宝先居住的地方。覃宝先居住的是一幢老旧的泥瓦房,房间内光线不足,非常昏暗。靠着一盏电灯笔者终于看到了南北两面墙壁上写着文字,经仔细辨认,可以看出这些文字是日文。
01.jpg
廷村日文题壁

  在南面墙壁上的题壁采用旧式从右到左竖书的写法,长约0.7米,宽约2.8米。最右边画着两个女士图像,位置靠上的人像可以看得出来画的是一位时尚的女士头像,下面的人像画得比较小,是一个戴着礼帽的女士,旁边还画着一串五线谱。头像左边写着“新编名作集”四个大字,这几个大字和中文无异。再往左,文字又分四个部分,其中第一部分写着:(一)宵待草,标题下面是正文。这些文字中有些字和中文一样,在场的村民都能认,但大多数是日文,大家都认不出了。
02.jpg
墙上画的女士图

  在对面的一面墙上还写有一些日文。这些日文分成三个小块斜着书写,都写得比较潦草,大家一个也不认得。
03.jpg
另一面墙上的日文

  生于1936年今年80岁的房间主人覃宝先说,当年日军来的时候他正在外地跟外公生活,等他14岁回来结婚的时候就看到墙壁上的字了。他听家里人说是日本人驻扎在村里时有个军官住在这个房间,这些字一定是这个军官写下的。

  而对于这些文字,今年同是80岁的覃宝先的弟弟覃宝兴则非常肯定地说,这就是日军写的。覃宝兴说,1945年农历正月廿四日军进村,二月廿四日军撤走后他从山里回来就发现墙上的字了,算起来这些字在这里已经71年。

04.jpg
图为覃宝先(左)覃宝兴(右)在查看日文题壁
  为什么这些字得以保存这么久呢?覃宝兴分析说,当年从山里回来后也有不少村民看到过这些字,但由于当时村里被毁严重,大家都忙着处理各种事情,所以没人关心这件事。后来加上这房间又成了覃宝先的婚房,这个地方被蚊帐挡着,平时更是少有外人进出,所以这些字得以保存到现在。

  覃宝兴还说,他也把这些字忘记了几十年,直到有一次看到报纸上习近平总书记说“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否认罪责就意味着重犯。”他才猛记起这件事并提醒大家查看。

  日军抄写情诗或为表达思乡之情

  在廷村采访的时候村民们说象州县史志办的工作人员曾于此前请有懂日文的人员来看过这些字,于是笔者找到了象州县史志办主任李贵双了解情况。

  李贵双介绍,廷村日文题壁是象州目前发现的唯一的日本侵略者留下的文字证据,非常重要。为此他们请懂日文的人员对这些文字进行了翻译。现将译文照刊如下:

  新编名作集

  (一)

  宵待草

  等待啊/一心地等待/那人不再来/盼夜幕的宵待草/不安地等待/今晚的月亮/似乎也不愿出来

  (二)男的纯情

  纯情的男人哟/生命正燃烧着光芒/闪亮的星空下/有谁知道这如雨的泪/就算是这遥坠的影子/也在倾听着/那个女子的心中如何知道所爱的男人将要去的远方/黎明破晓的时候/清爽的晨风拂晓/舍弃功名/舍弃金钱/回到那温暖有爱的地方吧

  (三)爱的小窗

  恋爱的月草郁郁不乐/每次襟怀憔悴/他左等右等也不会来了/唉/雨声呀/少女的心扉被那夜风点燃/把那爱的小窗打开/热泪盈眶/只为等那心上人的到来

  (四)等待啊/一心地等待/那人不再来/盼夜幕/宵待草煞是无奈/今晚的月亮/似乎也不愿出来/等待啊/一心地等待/那人不再来/盼夜幕/宵待草煞是无奈待/等待啊/一心地等待/那人不再来/盼夜幕/宵待草煞是无奈/今晚的月亮/似乎也不愿出来

  笔者经网络查询得知,文中的(一)《宵待草》的作者叫竹久梦二,是非常有名的日本诗人。1910年竹久梦二在和妻子旅游时偶遇并恋上一名女子,离别一年后该女子却已嫁人,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作者怀着惆怅和悲伤的心情写下了这首著名的诗歌。文中的(二)和(三)在竹久梦二的诗集《宵待草》(万有图书出版,曾杨译)中无法查到。(四)应该是诗歌《宵待草》被编成了歌曲的形式。
05.jpg
廷村日文题壁中的《宵待草》

  1934年竹久梦二就去世了,所以墙上的诗固然不是他书写的,而是另有其人。虽然书写这些日文的人是谁已无法考证,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字是日军所书无疑。因为在1945年廷村这个偏僻的壮族小山村里,莫说日文,就连中文都没多少人会写。当年覃宝先家算是富农,住房条件比较好,所以可以断定,当时能住在村里最好的住房里而且还可以在墙上写字的一定是一个军官。

  1945年,侵华日军已到了强弩之末。可以想象,当时驻扎在廷村的这个军官远离国土,远离家人来到中国打仗,心里一定非常凄苦,其思乡怀念情人心切,甚至害怕回去后情人已经嫁作他人妇的心情也是情理所在,所以在墙壁上题诗排解心中的苦闷也就是很自然的事了。
  日军曾在廷村犯下滔天罪行

  面对日文题壁,廷村今年87岁的韦贵勋、88岁的韦森林等老人翻开了那段亲历的悲惨痛苦的记忆。

  1945年3月7日(即农历正月廿三),日军数千人由运江来袭县城,象县县城第二次沦陷。日军踞县城期间,为劫掠粮食及布防县城外围屏障,于次日派出一连寇兵,直占妙皇。在妙皇所受侵占的村庄中,以廷村损失犹为惨重。
06.jpg
日军侵华资料图片

  韦森林老人回忆,当时日军来了以后,他和母亲以及两个弟妹和村里大多数人一起逃进了深山里,而他的父亲和哥哥由于患了天花病倒在床无法逃走。由于惦记父兄没有东西吃,他便偷偷潜回家中煮东西给他们吃。当他准备返回山里的时候,却被日军发现并被捉住了。日军逼他引路去找其他村民,好在当时他叔叔正好出现,日本兵就去捉他叔叔把他丢下了。他逃回山里,而他的父亲和哥哥由于无人照料,最终惨死在家中。
07.jpg
廷村88岁的韦森林老人接受电视台采访。

  韦贵勋当时也和家人一起逃进深山中,他对当时的记忆非常清晰。韦贵勋说,日军兵无恶不作,见东西就抢,见人就抓。当时他也曾潜回村里并被日军捉住并被逼带路找人,但他找准了时机得以逃脱。在侵占廷村的一个月时间里,日本兵逼村民交出粮食和马匹,覃宝先的父亲覃松龄就被迫交出粮食8000斤。而对于捉到的猪、鸡,日军兵则直接杀了吃。“他们直接剁下猪头,剥皮吃肉,内脏和猪头、猪脚全部丢进鱼塘里。他们还把大便拉在油罐里。”回想起当年日军的暴行,韦贵勋仍然非常气愤。
08.jpg
廷村87岁的韦贵勋老人对当年日本人进村的情况仍记得非常清晰

  另外,当时一些因病无法逃离的村民死得非常惨,有的在床上病死,有的被日军打死。韦贵勋说,日军走后我们回到村里的时候,整个村都散发着让人作呕的臭气。死人尸骸被狗叨得满村都是,村民们只好用簸箕捡起来安葬,实在惨不忍睹。而村民们的民房虽没被烧掉,但所有的门框窗框都被拆走了,或用于架桥,或用于烧火。

  日军的暴行也激起了村民的愤怒,村民覃超松就是其中一个。据村民回忆,当年覃超松曾潜回村里,偷得日军一支“六五盖板”枪枝和一匹关东大马,后来他用马换了好多子弹,并和枪一起卖给村人。

  村民还介绍,1945年2月23日,妙皇抗日抗日小分队在廷村背和日军交火,但由于小分队机枪卡壳,只好撤退到村背石山中与日军周旋到天黑才撤离。次日,日军就撤离了廷村。(龚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